保利、蓝黛三大会所涉黄 背后神秘关系网

澳洲新闻网   2016年12月27日 18:04   评论»

保利俱乐部涉黄被查
保利俱乐部被查

记者/主持人:韩梅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韩梅综合报导)警方以涉嫌存在卖淫嫖娼为由查处保利、丽海名媛及蓝黛三大俱乐部后,事件不断发酵。外界都相信,这三个位于北京黄金地段、以权贵富豪为消费对象的高端会所被查,背后涉及的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或者是涉黄问题,因此都在起底三家俱乐部的背景。

保利俱乐部:“军火龙头”保利集团

自比“天上人间”会所的保利俱乐部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它与保利集团的关系。

根据北京警方通报和国内记者实地勘察,位于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保利俱乐部就在隶属保利集团的保利大厦内部。

虽然保利集团日前已经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指保利俱乐部的母公司“北京保合利佳文化俱乐部有限公司”盗用了“保利”商标对外进行宣传,但外界质疑,保利俱乐部这样一家不仅“三无”,甚至“官方信息”相互冲突的公司,为什么会在保利大厦内?它和保利集团究竟是何关系?

作为中国最大的一家军火公司、对外的军火贸易主要单位,保利集团聚集了中共红二代的势力。中共前元老王震之子王军曾任集团董事长,邓小平的女婿贺平曾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尚昆的女婿王小朝曾任集团公司中共党委副书记。

其中,王军曾是薄熙来在太子党中最大的支持者。在王立军事件爆发后,多家媒体曾报道王军“积极营救”薄熙来的消息,指王军不仅向北京高层施压,要求“正确处理薄熙来问题”,还同时串联太子党收集习近平与温家宝的黑材料。

另外,有消息称,保利集团还是中共江泽民势力向朝鲜提供各类军事物资的渠道。2013年朝鲜第三次核爆后,美国宣布制裁保利集团,中共官媒新华网曾因此在头条刊登为保利集团辩解的文章。

此次保利俱乐部被清查,很可能与习近平将通过保利集团清洗军队及中共特务情报系统有关。

蓝黛俱乐部:的“钱袋子”黄如论

另一家被查的蓝黛俱乐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69号世纪金源大饭店内。工商资料显示,世纪金源大饭店地下二层还注册有一家北京蓝黛管理有限公司,其投资人也是蓝黛俱乐部的经营主体–北京蓝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据封面新闻报道,在贵阳、福州也有蓝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同为北京蓝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投资人,它们的注册地点都位于当地的世纪金源大饭店。

公开资料显示,世纪金源酒店隶属于世纪金源集团。世纪金源董事局主席为黄如论,2015年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第94名,旅菲华侨,福州人。

黄如论与江泽民心腹贾庆林关系密切。

海外中文媒体曾引述知情人士披露,贾庆林从带到北京的秘书谭维克,就是具体负责向贾的家族输送利益的关键人物,“在福建的时候他代表贾家与赖昌星联系,后来又是他把福建籍商人黄如伦介绍给贾家,最终成为贾家的钱袋子”。

另外,有消息称黄如伦曾与中共元老薄一波攀上关系。黄在福州投资建设的福州第一高楼国泰大厦上的“国泰大厦”四个字就是由薄一波题写。据说,薄曾收黄作干儿子。

黄如论1986年前往菲律宾淘金,曾在多个国家从事贸易。1991年,他返回家乡,开始投资于房地产业,并发展成为福建最大的私人房地产商。当时贾庆林在福建任中共省委书记等职。

贾庆林1995年进入北京后,黄如论的金源集团也将重心转向北京市场,海淀区郊区「四季青」人民公社,是北京最有潜力的地皮,据说大量批给了黄如论。黄因此发展出370万平方米的超大楼盘,震惊业界,在北京一举成功。

大陆媒体在报道蓝黛俱乐部的消息时也注意到,蓝黛文化传播公司在有认证标识的官网上介绍六处经营场所时,把福州排在北京、成都、济南等省会城市或省级城市的前面。

丽海名媛:神秘的法定代表人

同样地处海淀区的丽海名媛俱乐部在大钟寺东路9号京仪科技大厦内,由北京丽海名媛有限责任公司运营。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

据曾在此消费过的人士介绍,他们一般把该俱乐部叫做“京仪名媛汇”。

在搜索引擎输入“丽海名媛”,会出现一个名叫“丽海名媛国际会所”的,虽然与“丽海名媛俱乐部”名称上稍有出入,但两者地址相同,且该网站的图标也正是“名媛汇”,因此应该是同一家会所。

据该网站,其北京俱乐部隶属于北京紫水晶宫有限公司,总面积10000余平米。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紫水晶宫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04月17日,法定代表人是丁传康。经营范围是歌舞娱乐与销售食品。

但网上搜不到关于“丁传康”的有效信息。

据京仪大酒店工作人员对大陆媒体表示,“丽海名媛俱乐部”是外包的出去,不属于该酒店。

王小洪曾指挥扫荡“皇家一号”

各界相信,指挥北京此次行动的是去年出任北京公安局局长的习近平的亲信王小洪。长期在福建公安系统工作的王小洪曾在空降任省公安厅厅长3个月时,指挥了突然扫荡郑州“皇家一号”夜总会的行动。比较这两次行动,不仅手法类似,背后可能也有类似的针对性。

当地媒体曾报导,“皇家一号”的幕后出资人在河南根基很深,派出所不敢贸然查处。王小洪当时是从新乡异地调一千多名警察突击搜查,事件引发河南警界大地震,10个月后,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前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落马。

此次北京的三家会所被查后,亲习阵营的《新京报》在警方通报的次日发文,将北京、郑州及东莞扫黄对比,暗指涉黄俱乐部背后有北京公安势力充当保护伞,并质疑当年“天上人间”夜总会案背后的北京公安保护伞未被查出。

时政评论人士谢天奇认为,“公安系统是习近平尚未深度清洗的系统之一。此前有消息称,习近平曾对雷洋案作出尖锐批示,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统的抵制,拖延不究”。

因此,王小洪火速发动的扫黄行动发生在雷洋案情突变当晚,“很可能是习阵营强势回击江派政法公安系统势力搅局的行动之一”,接下来,“北京公安系统面临清洗将在所难免。北京公安一旦出事,势将牵连傅政华及中共公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