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亂倫 江青在萬人面前大哭

澳洲新聞網   2017年01月09日 13:15   評論»


本名李雲鶴的,是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毛則是她的第三任丈夫。(維基百科)

有學者刊文披露毛澤東嫡孫毛新宇進不了中南海,是因為江青很恨其母。江青曾在公開講話中歇斯底里地批判邵華,甚至在萬人面前嚎啕大哭。而網上有多張毛與「兒媳」邵華的合影顯示,兩人十指相扣。有消息稱,毛新宇可能是毛澤東與兒媳亂倫的結果。

文 _ 鍾合

毛澤東從未見過親孫子

周海濱題為〈低調的「紅三代」:被改變的人生軌跡〉一文發表在2014年第12期《同舟共進》上。稱,是毛澤東身邊最小的兒子,毛新宇是毛岸青之子。

1970年1月17日,77歲的毛澤東晚來得孫,毛高興之餘為其取名為「新宇」。然而直至1976年毛澤東去世,這6年間祖孫倆未曾謀面,沒有留下一張合影。

為什麼毛澤東爺孫一直未能相見?因為江青對邵華(又名)曾有段不近人情的口誅筆伐,毛新宇的母親邵華不敢也不能將兒子送進中南海。

文章稱,特里爾在《江青全傳》里披露,邵華一直是江青在家中最恨的人物。文革中,江青一次到北大去,就是要和邵華辯論的,「她媽是政治騙子!」江青用最冷酷的辭彙說邵華,並把邵華和資本主義的「文藝黑線」以及國際「反華力量」聯繫在一起,並稱,她和毛澤東不承認邵華是毛的兒媳婦……。

江青在會上似乎講個沒完……陳伯達碰碰她的肩膀,小聲對江青說:「我想該結束了。」江青暫停了詛咒,兇狠地瞪著,一萬多人坐在地上鴉雀無聲。

時任市委第一書記李雪峰也曾回憶說,1966年6月25日,江青在北大辱罵邵華,而邵華就在台下。據稱江青的一番話,馬上就被作為「中央首長講話」印成傳單,撒向全國。邵華和其母連夜轉移,在北京東躲西藏,以避江青派人追斗。

文章稱,由此可見,毛澤東有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政治原因而無法與孫子毛新宇相見。至於毛澤東與毛新宇沒有留下一張合影是因為沒想到拍攝,這種說法更不成立。邵華酷愛攝影,曾擔任中國女攝影家協會主席。

江青大哭 台下一萬多人都傻了

網上〈由邵華同志逝世想起江青哭訴家醜〉一文中有一段比較詳細的敘述:

根據毛澤東的指示,1966年7月24、25日兩天,陳伯達、康生、江青等來到北京大學,親自主持北大全校師生關於工作組問題的辯論會。

當輪到江青講話時,台下一片寂靜。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江青不但發出非常怪非常怪的聲音,真的就像相聲演員捏著嗓子說話一樣,她高聲叫道:「向你們問好。」又喊了幾句政治口號後,她的臉突然陰沉下來。

她突然說:「你們學校有個張少華,她根本就不是毛主席的兒媳婦!」聽了江青的話,學生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媽是政治騙子!是個壞人!讓她女兒和毛岸青搞對象是有陰謀的,我從來就不承認她是毛主席的兒媳婦,毛主席本人也不承認!大家知道,毛主席有個兒子毛岸青,精神受過刺激。張少華看岸青精神有些不正常,就強迫他和自己。」

江青似乎講個沒完,不一會兒,陳伯達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江青背後,要和她說什麼,被江青一把推開。她又開始攻擊毛岸英的妻子、邵華的姐姐(又名劉松林)。她把家庭政治和文化大革命聯繫起來,越講越激動。陳伯達碰碰她的肩膀,江青暫停了她的詛咒。前邊的人聽到陳伯達小聲對江青說:「我想該結束了。

」江青兇狠地瞪著陳伯達,—萬多人坐在地上鴨雀無聲,幾乎能聽到針掉在地上的聲音。


毛澤東(中)和幼子毛岸青、邵華夫妻合影時,毛澤東和邵華也是十指相扣。(網路圖片)

毛澤東和兒媳亂倫
常十指相扣合影

「真的,我很惱火。」江青昂起頭,似乎要把對她忠心耿耿的陳伯達也劃入她的敵人之列。「十年來,我一直受這個女人和她家人的氣,所以我很惱火。」她突然又提高嗓門說:「應該謝謝她,我的心臟病又犯了……」說罷,她嗷的一聲就哭開了。台下的紅衛兵都傻了,不知應該高喊保衛誰。

另據陸媒報導,邵華的母親張文秋,湖北省京山縣人,生於1903年。她從年輕時就認識了毛澤東和其第二任妻子楊開慧,後來在延安讓女兒劉思齊認毛澤東為乾爹,1949年10月15日,劉思齊與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結婚;1960年,其次女邵華與毛澤東次子毛岸青結婚。


毛澤東和邵華合影,兩人十指相扣。(網路圖片)

有回憶錄稱,張文秋的確是想方設法地要成為毛的雙重親家,甚至不惜毀了女兒邵華一生的幸福,讓她嫁給精神疾病者毛岸青。後來,荒淫無度的毛澤東,與兒媳邵華搞在了一起,生下了毛新宇。

文革期間,毛澤東、江青這對「政治夫妻」,為了共同利益聯合起來,昔日被「妻妾成群」包圍的毛,終於轉過身來再同江青講話,此前江青被打入冷宮,要見毛,還得經過批准。於是,帶著仇恨與報復心上台的江青,當然不會允許毛新宇「進宮面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