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私募搞投资 踩遍澳洲热点

2017年02月09日 20:59   评论»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私募股权投资活动升温,2017财年前景光明”
——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

澳华财经在线 2月9日讯 上财年,私募基金所涉并购交易的份额由前一年个位数,骤然提高到20%,这种激增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资本市场嗅觉最为敏锐的私募巨头们正在关注哪些领域?SIV基金遭遇“骨感”现实,未来能否取得复苏?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澳大利亚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就私募投资的现状与未来趋势做出权威解读:2016财年,私募基金所占全澳并购交易的份额由前一年的4%,骤然提高到20%。

上财年最后一季度,由于宏观经济不稳定,以及联邦大选带来政治不确定性,PE交易活动减少,但是现在又再度攀升。
 
过去一年,多家私募基金成功筹资,意味着对高质量资产的抢夺会越发激烈。一些行业领域出挑,比如,医疗板块活动显著增加,相关并购交易量增长了18%,交易额增长8%。医疗科技交易对PE的吸引力持续增强。
 
同样在医疗领域PE投资退出,资产多转让给了中国买家,包括KKR以17亿价码将癌症护理公司GenesisCare转让给麦格理与中国资源公司(详情点击),Archer资本以9.38亿退出澳大利亚第三大私营医院运营商Health Care,由中国绿叶医疗集团接盘(详情点击)。
 
根据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统计,2016财年共有46起私募退出交易,平均持有时长68个月,平均交易额3.93亿澳元。

 
热门板块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表示,2016财年,私募并购主要集中在养老服务、医疗服务、教育与儿童保育及科技四大板块。
 
医疗与养老服务:政府政策支持消费者导向型护理模式,居家护理大热。PE对于联合医疗服务更感兴趣,尤其是老年护理及残疾人护理。
 
教育与儿童保育:监管政策变化主要影响到了职业教育,澳洲的早期教育仍是热门。上财年Anchorage资本合伙人与Partners集团分别收购前上市公司Affinity教育集团与Guardian早教公司。
 
这一趋势延续到2017财年,贝恩资本收购了“Only About Children(一切为了孩子)”公司。铭德律师事务所认为,儿童教育退税及补贴优惠,以及行业碎片化现状将刺激整合趋势。
 
科技:私募基金对于软件提供商及科技业务的兴趣上升,Affinity私募股权合伙人及CHAMP股权公司都有显著动作,分别收购一家医疗科技公司与集装箱物流软件服务商。
 
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预计,2017财年除上述领域外,私募基金还将瞩目体验类资产,如休闲娱乐设施与旅游相关设施。
 
因何出手?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认为,上财年有多项因素影响PE交易。首先,不少大公司剥离的非核心资产却在私募眼中熠熠生辉,他们能够提供必要的资源与资本让这些“受冷落的孤儿”再度发光发亮。譬如,Primary医疗集团出售科技平台Medical Doctor,超市集团出售五金硬件连锁业务。
 
其次,低澳元与低息使得澳洲资产对外国买家更具吸引力,外国投资者涌入使得竞争更加激烈,资产价格推高,本地私募为了取胜必须支付较高交易倍数。并且,联合投资模式流行起来,因为退休基金想要直接投资有增长潜力的私营公司,以求减少管理费。
 
另外,澳洲私募基金重新着眼公开市场,搜寻遭低估的ASX上市公司,开展私有化交易。上财年,铭德律师事务所操作不少此类交易,包括Anchorage以2.58亿收购Affinity教育集团、霸菱亚洲12.4亿收购标准与质量认证公司SAI,PEP以2.3亿收购Patties食品公司,上海医药/春华资本3.14亿收购保健品商Vitaco。
 
怎样增值?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私募买入资产的目标很明确,增值获利。途径有二,一种是上面提及的收购受埋没、遭低估的资产,实行扭转策略,从中挖掘资本增值机遇。
 
与此同时,私募基金变得更具创造性,采用“买下再建设”的策略来创造价值,包括在碎片化的市场收集较小公司,整合成大企业,然后在合适的节点进行售出,或实行IPO。例如,Quadrant从专门操刀转型的Allegro基金手中收购跨州列车运营商大南方铁路公司(GSR),Quadrant收购多家健身俱乐部,组建澳洲最大健身设施集团。
 
新的变化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2017财年,私募行业面临新的变化。
 
监管从严——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框架进行复杂调整,澳外资委FIRB、澳消费竞争委员会ACCC与澳税务局ATO互动增强,意味着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私募基金在交易过程都要回应各种监管要求。
 
脱身不易——鉴于多家私募退出型IPO在上市后盈利滑坡,如已破产电器公司Dick Smith(详情点击),当下的机构性投资者与零售性投资者希望私募基金能对所持业务展现出信心,要求在IPO后继续持股20-40%。
 
潜在机会——本土风投投资增多,以及外国投资者对澳洲市场兴趣增强使得风投行业更加活跃。2016财年风投资金显著增长,并涌现许多新VC基金,税收激励与早期风投有限合伙机制(ESVCLP)的出现,以及退休基金加大配置都是刺激因素。
 
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表示,“我们预期澳洲私募行业将从中长期受益。以往吸引风投的板块,比如生命科学、信息通讯技术等将会持续增长,他们能够更加容易地获取资金,并享受创新议程带来的利好”。而这意味着未来几年,私募行业将有迎来不少高质量的投资标的。
 
SIV基金的暗淡开场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2015年7月1日起,澳大利亚500万澳元重大投资者签证实行新政策,要求更多资金投向较高风险但更具活力的风投基金,原本业内预期第一年吸收的资金量将为3.5亿澳元,然而事实上,SIV持有者的回应很消极。
 
2016财年SIV发放数减少40%,其中符合新规者仅24人。按照50万澳元的投资定额,澳洲风投行业仅获得1200万澳元。潜在申请者并不愿接触政府规定的类别,即风投与新兴公司。
 
铭德律师事务所(MinterEllison)表示,中国是SIV主要申请来源地(占九成),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是引致需求下降的一项背景因素。“太多的SIV基金追逐太少的钱”。
 
然而业内预计,未来18个月,这个渠道的资金流入状况将好转。
 
免责声明:本文为财经观察评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交易操作或投资决定请询专业人士。
 
(来源“ACB News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