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律师先生包龙军律师:在北京法院被拷在笼子里殴打 图

2015年07月19日 20:58   评论»

作者:陈曦


 

包龙军

不知该如何称呼包龙军律师,他喊我兄弟,现在,我就称呼他一声大哥吧。先抑后扬,我必须先指出,包大哥深受男权社会之毒害,对律师并不那么平等、尊重,大男子主义的一面在外人面前时时彰显,并不是一个极权制度下好丈夫的样板。

同时,我也觉得,在勇敢、睿智和专业性上,包大哥是丝毫不差于王宇律师的。他热情、亲切的笑容时时出现在我面前,以致于觉得他似乎从未远离。

相对于王宇律师,包大哥因为多年来没有律师资格证,一直代理底层各种维权案件,和上访人、维权人打成一片,而没能代理名满天下的大案要案。和底层人打成一片的律师极少,多数律师,纵然是人权律师,也极少能热情、耐心对待底层访民的,精英气是公知、律师,和异议人士的通“格”(逼格)。

包大哥乐观,因为他没有恐惧,法律功底扎实,一身正气,对自己所做的事有信心,所以不怕公权。在房山,他拒绝侮辱性安检而被拷在笼子里殴打。手铐和拳脚没有吓倒他,看到法院外声援的众人时,他大声疾呼,揭露法警之恶,那时,我觉得他像狮子,一个面对妖魔、猪狗的王者、勇士。事实上,他曾多次在安检等公权违法的问题上较真、抗议,被关押、被殴打。

包大哥在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上十分专业,很多律师都推荐他,每遇到相关问题,或参与案件,或做活动,我们总是请教包大哥的意见,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回答,给出详细而全面的建议。而各种各样的签名活动、维权活动中,总能看到他积极的参与,他,就是这样热情。

王宇律师被天津铁路局构陷一案,造就了王宇律师,成为中国维权律师的标杆,也造就了包龙军大哥,成为底层维权的标杆。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中国特色司法的意料之中的果实,君不见,中国司法制造的不只是受害者,也让考拉、李宁、宋泽、卞晓晖等一大批后来着成长起来,一次次的给我们惊喜。现在,他们的儿子包蒙蒙又在蒙受司法之迫害,野火不死,遍烧有时,痛的代价终将换来自由的到来。

大哥的豪迈,我平生并不多见,以前喝酒,我总拒绝,觉得酒不是好东西,现在我无比怀念,包大哥,等你出来,我们来好好的喝酒。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