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叛逃者披露朝鲜最痛恨谁?谁也想不到

2017年04月08日 11:14   评论»

作者:NKmilitaryStudies

驻伦敦大使馆前公使、“党委书记”太勇浩(来源:Getty Image)

昨天刚收到一本书,是朝鲜的资深统战部官员张振成写的。张振成本身不参与间谍活动,本职工作是假装韩国人写赞美金家的诗歌,因为御用诗写得有味儿,还被亲自接见,成了特权阶级中的特权阶级。朝鲜统战部负责包括心理战,对韩挑衅计划制定,搜集外国情报等诸多工作。因此张振成借工作之便,对包括中朝等诸多事务颇有了解。全书都有看点,翻到部分,笔者觉得也很有意思。写下读书笔记,一来整理思路,二来与网友分享。书名:《敬爱的领袖》by Hang Jin-sung

图片

要点:

1、金正日最痛恨的就是中共。可以很容易地被描绘成帝国主义的化身,朝鲜则被刻画成单独对抗超级大国的英雄形象。而本被形容为社会主义盟友的中共却给金正日的权威带来无尽的挑战(后有具体事例)。

2、在上,中共的存在就是对主体思想的挑战。

3、中国大陆与韩国建交并深化经济关系,让金家深感到被背叛。中韩关系升温,中朝关系却没有提高,大批难民通过中朝边境脱北,这让金正日感到十分恼火。在1997年,金正日下达了党内文件,称“中朝边境和38度线一样,都是分割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的边境。”

4、与之对应,中朝边境军队等级被提升。谍报工作的重点也越来越多地从韩美日转向中国。由于母语(朝鲜语)优势,张振成所在的统战部的一些同事把工作从对在日朝鲜人方向转移到东北鲜族地区,加强情报网络建设。

“在日朝鲜人对我们还比较同情,而且有闲钱。但中国朝鲜族都是poor scum(英文版原文,意为“贫穷的渣滓”),他们只想着从韩国那儿挣钱,怎么可能理我们呢?就算他们有情报给我们,我们哪儿有钱给他们呢?”张振成的一位同事曾如是抱怨说。

5.负责海外情报工作的第35办公室也被要求把工作重心转向中国。金正日不知道中共的打算。比起美国,他更怕中共。由于西方有比较独立的媒体行业,美国的对朝政策或多或少能掌握,相反,对中国的真实情报却很难获得。朝鲜谍报人员开始在东北三省设立公司办事处等,加强收集情报。

6.其中一个操纵在东北公司的朝鲜间谍向张振成透露了金正日在2000,2001年两次访问的内情:

“2000年5月,金正日带着他的大员直接走进中国驻平壤使馆。因为他掌握了我们获得的中共文件,文件里有一些中共高层的谈话,包括取消中朝友好互助条约中提供军事保护的内容,甚至有“朝鲜应为中国抗美援朝做出补偿”的发言。

金正日威胁说,如果中国走这条路,朝鲜将卖台湾军火。(译者:台湾军工比朝鲜好太多了,卖台湾军火?在这个语境里是不是指核材料/核技术?)时任驻朝使馆大使Wan yongxiang(拼音)回应称,这些文件里的内容只是各人观点,不代表中共。

没人告诉中国使馆金正日要来,朝鲜通讯社在不通知中国的情况下就播放了这条消息,这对中国来说是外交侮辱。

很不满wan的低调回应,大使直接换人,换上强硬派的wang姓大使(此人2000年就任,姓名请自行谷歌)。换人的决定,金正日当天就知道了(有朝鲜间谍…),命令驻北京朝鲜使馆紧急收拾东西,准备撤人,弃馆。“不过这应该是大将军最后一次和北京玩这样的游戏,毕竟北京要整死我们,我们就死定了。”

两个月后,北京邀请金正日访问中国大陆。金正日不得不去,估计受了很多教育(he probably had to sit through lectures about economic reform or something)。具体内容不知,但结局“真的很坏”:在第一次访问后,第35办公室间谍网被一网打尽,逮捕人数超过60人(没有说是否包括中方被招募的傻狍子)。

中国安全部门一直在监控朝鲜第35办公室人员的行动。这也是为了给在东北投资的韩国企业安全的环境,但这次他们来真的了,不但抓人,还暂停了物质援助。而金正日所能做的反击,不过是枪毙几个在中国学习的官员,肃清几个所谓的改革支持者。

“狗主人可以踢狗不受惩罚,狗咬主人,就没这么容易逃避后果”第35办公室的间谍如是说。“在中国的盛怒前他还能做什么?如果中国想要我们的政权完蛋,那政权就会完蛋。”

结果中国还没完事,2001年再次“召见”(summoned)金正日来华,金正日不得不去。他摆出一副谦卑的面孔,去上海“参观”,表达他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崇敬”。结果全世界都认为金正日要做经济改革,给他施加压力。朝鲜特工说中国人这手玩的漂亮。

“我们的将军气宇轩昂的闯中国使馆一次,结果作为惩罚,被拽去中国两次。”

到了2002年,金正日试图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打击中国商品只会带来黑市的进一步兴起,只好不了了之。张振成则称,由于常年累月的领袖个人崇拜宣传,金正日自己都会相信自己拥有绝对权威,而中国却让他如鲠在喉。

张振成认为金家最痛恨的就是中国。书中朝鲜在华间谍则两次表明:“中国要金家完蛋,金家就一定完蛋”。而这大约是2000年初的情况。现在,金家在技术上已经拥核了。那么他的核弹头真的只对着美日韩吗?如果被逼到绝望境地,金家会怎样做呢?这确实是个问题

?除了张振成外,进来比较高规格的脱北者还有驻英使馆的太勇浩。鲜为人知的是,太勇浩是驻英国使馆的“党委书记”,负责全馆人的意识形态教育与监视,也就是说,他是使馆真正的一把手。

太勇浩脱北后说了很多话,是否可信呢?一个例子,太勇浩说要在2017年趁着韩美政府换届完成核武器开发。而2017年新年讲话,金正恩说洲际导弹发射准备进入最后阶段,等于印证了他的话。

在和韩国阿里郎TV的采访中,就朝鲜拥核动机,太勇浩说的其中一点是:中苏珍宝岛事件对金日成有很大的影响,他认识到即便“共产主义”国家也可能以核武器相向,更加深了金家拥核的渴望。

那时,中朝还有着意识形态上的“同盟关系”。珍宝岛事件也和中苏意识形态脱不了关系,即毛指责苏“修”了。现在的中朝,意识形态上,中都“修”得没边儿了。

如果对比一下,珍宝岛当年,中国的氢弹武器化尚未完成,唯一的战略核武器是搭载万吨当量原子弹头的DF-2,射程1000多公里。对手苏联的核武库则强大到能确保和美国互相摧毁。如今朝鲜服役的核武器威力大概还就是当年中国的水平。而要达到苏联首都莫斯科,中国需要射程大约5000km的DF-4中远程导弹,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服役。而中国两座最重要城市北京和上海(更别提广大东北地区)都在朝鲜中近程导弹射程内。

目前,朝鲜在名义上还没有洲际导弹。但对区域内所有重要目标的核打击能力是初步建立起来了。译者曾经在刊物发文,描述一种极端情况,即朝鲜洲际核威慑失效,联军决意倒金家时,陷入极端绝望的金家可能对华实施核讹诈,或者说,某方可以利用朝鲜和中国的地理位置,形成对中国的某种损害或遏制。这当然是个很敏感的话题,稿子可能被删得看不出原意了。但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存在着其他可能,比如中朝直接交恶。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朝核对华的潜在威胁是切实存在的,看了上述两段高层脱北者的证言,我们更有理由这样认为。

金正恩上台后,关于双边关系,也有一些消息在大陆属于禁闻,也可作为旁证。

朝鲜导弹发射地距离中国国最重要两座城市距离大概800公里(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