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桥:美国之音被中共严重渗透 --要求美國政府對美國之音中文部負責人龔小夏展開調查

2017年04月21日 15:12   评论»

作者: 唐柏橋/良知媒体

美国之音被中共严重渗透
--要求美国政府对美国之音中文部负责人龚小夏展开调查

昨天美国之音对新闻焦点人物郭文贵进行了直播专访。中途强行中断这次访谈,全球哗然。尤其是在华人世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很多人对此深表失望,并认为美国之音75年建立起来的声誉毁于一旦。这一事件的确非常严重,不仅有损美国之音的声誉,也有损美国政府的形象。人们议论纷纷:美国之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甚么会出现这等不可理喻的怪事?

事实上,美国之音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前段时间本人已经在写揭露美国之音中文部及其负责人龚小夏的文章(参见我的脸书文: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4939292672328&set=a.489637432327.265253.599672327&type=3&theater)。 只是觉得当时发表的时机还不到,担心处理不好恐会引起反效果。毕竟龚小夏的欺骗性还是比较大的。她过去曾经参加过海外民运,在国内也是真正的“科班”民运出身,曾是广州活跃民运人士之一。因此一直觉得这篇文章不太好写,要想真正让局外人了解真相,并非易事。今天她终于在全球华人面前彻底暴露了自己--不是她想暴露自己,而是她不得不暴露自己。因此我的这篇酝酿已久的文章终于可以发表了!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这位曾经被誉为民主斗士的龚小夏的背景:

龚小夏在北京出生广州长大,年轻时曾随祖父母下放至湖南农村。1974年龚小夏因参与「李一哲」大字报,被扣上「反革命」罪名遭到关押,毛泽东死后才重获自由。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系。1987年来美留学,八九民运爆发后,她积极参加海外留学生的声援活动。“六四”镇压后,她一度活跃于海外民运,曾在中国民主基金会担任重要职务。1995年在哈佛大学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担任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主任,美国劳联产联国际部中国项目负责人。2013年出任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成为美国政府对华广播的最高负责人。

这份简历表面看起来似乎无懈可击,甚至可以说是极好的美国之音中文部负责人人选。一个资深的民主斗士,拥有极高的学历和丰富的,对美国社会又比较了解,还有谁比她更合适呢?问题是,如果情况就是我们表面上所看到的这样,这篇文章就没有必要写了。现在就让我们单刀直入,将这层表皮剥开,看看她的真实面容是什么。

首先让我们先来看看由中共严密控制的“百度百科”是如何正面介绍龚小夏的:

“龚小夏,1956年生于北京。北京大学历史系本科、硕士,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博士。长期在美国从事教学、研究、媒体,熟悉美国政府各个部门以及民间机构的运作,并多次亲身参加各级政治竞选活动,对美国选举政治的具体操作有深入的了解。 2009年,担任美国弗吉尼亚州议会共和党籍候选人,美国弗吉尼亚州共和党委员会主任。2010年04月27日,据人民日报报道,龚小夏长期做“政治义工”。她曾在总统大选中为希拉里做竞选义工。当时,她最重要的任务是打电话拉选票和张贴海报,接触草根选民也是每天必须的工作。她和其他义工挨家挨户访问过的选民超过六七千位。”

这段文字的后面,就是龚小夏在国内出版的着作和发表过的文章一览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查看(网址:http://baike.baidu.com/item/龚小夏/14694238?fr=aladdin )。这里做一个简单的归纳:龚小夏在中共管治下的大陆地区出版过至少3本着作及2本译作,发表过至少7篇文章,而且都是刊登在党的喉舌媒体。我特别注意到,她在中共共青团主办的中国青年报发表的文章特别多。

众所周知,像她这样一个有着很重的反对派色彩的敏感人物,其任何作品,必须经过中共高层许可甚至特意安排才能在中共的官媒上发表。因此,恐怕不仅是中共给她开绿灯这么简单,不排除中共是为了用这种隐秘的手法给她造势和打知名度,目的是协助她在美国上位,从而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更好地为中共发声。

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也值得一提,百度百科提供的照片是非常正面的形象,甚至有加工美化的痕迹。他们为什么要把一个被中共视为境外敌对势力的重要人物美化?我想答案已经在我们每个人的脑海里。

中国大陆的另一个主要网站“互动百科”也有关于龚小夏的非常详尽的正面介绍。在此不再赘述。

也许有人为龚小夏辩解说,可能是中共现在放宽了对言论的封杀,因此这种现象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那么,就请大家来看看中共是如何封杀同样是异议人士的本人吧。各位不难看出中共对待真正反对中共的异议人士和对待龚小夏这样的所谓异议人士的巨大差别。

下面是在中共门户网站“百度”和美国“谷歌”网站上搜索龚小夏和本人名字后出现的信息对照:
在“百度”网站上输入“龚小夏”,显示有约37,400个词条,而且抽样查看了一下,几乎都是正面报道的新闻。(见截图1),在“谷歌”网站上输入“龚小夏”,显示有约59,600个词条(见截图2),说明百度基本没有过滤宫小夏的言论和新闻;而输入“唐柏桥”,显示只有8个词条,而且除了其中一篇在介绍我前岳父龙绳德的词条中出现了我的名字外,其他全部都是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文章(见截图3),在“谷歌”网站上输入“”(见截图4),显示有约395,000个词条。

在“百度”网站上输入龚小夏写的书《亲历民主》,显示有1,200个词条;(见截图5)。在“谷歌”网站上搜索,只有 2,280 项结果 (见截图6);而在“百度”网站上输入我的书”我的两个中国“,一条跟我的书相关的词条都没有(见截图7)。在“谷歌”网站上搜索,则有 839,000 项结果 (见截图8) 。

此外,本人在中国的另两个门户网站“新浪”和“雅虎中国”也都遭到彻底封杀,有关本人的信息全部被屏蔽。而龚小夏的信息没有被屏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这两个网站搜索龚小夏和本人的名字进行对照。

这里需要补充一点,2008年布什总统在前往北京奥运参加开幕式前,还专门在白宫草坪与维吾尔反抗运动代表热比娅、民运领袖魏京生等五人合影以表示对中国反对派运动的支持,而龚小夏居然也是其中代表之一。因此我们不能说是因为她力不够而没有遭到中共封杀。当然更不是因为她影响力太大而没有遭到封杀。否则中国最着名的良心人士高智晟就不会遭到彻底封杀了--他在百度曾经一度一条信息都没有(见百度截图“高智晟零信息”)。

很显然,谷歌网站的信息是真实的,而百度和中国其他门户网站的信息则是经过严格过滤的。为什么中共不仅不封杀被标榜为中国政府的批评者龚小夏,还给她在国内大开绿灯,却对本人进行全方位的封杀?不仅如此,海外亲共中文媒体也对我进行全面封杀,龚小夏主持的美国之音中文部也是对(这里增加了一个“对”字,是否符合你的本意?)我进行封杀的中文媒体之一。一个推崇自由民主普世观的美国政府的媒体,却对一个坚定的民主斗士的言论进行全面封杀,这看起来不合逻辑,却是事实。

更可怕的事实是,不仅本人遭到美国之音的封杀,被誉为海外第一名嘴的着名作家和历史学家辛灏年,着作等身的着名法学家、原北大法学院教授袁红冰,以及专门研究中共极权制度的着名学者仲维光等都从未做为评论嘉宾。而在我看来,他们三位是最有资格最应该被邀请做美国之音的特约嘉宾的,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口才一流,学识渊博,更重要的是他们才是真正的反专制争民主的斗士。我相信如果美国之音邀请他们三位,他们是不会拒绝的(注:关于被龚小夏把持的美国之音如何全面封杀自由的声音,我会在该文的下半部分谈到美国之音存在的问题时专门介绍)。

下面我们再来比较一下龚小夏和本人及其他一些活跃异议人士在中共网络封锁上所得到的不同待遇。我曾经在微博开户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删除了。各位读者如果对此有疑问,可以用我的名字和照片在微博和其他任何社交媒体上开账户。就会知道我所言不虚。甚至连国内稍微敢言一点的人,如任志强、慕容雪村等的微博账户,最后都遭到删除。任志强只是非常委婉地批评了中共几句,就被禁言。而被视为反华势力的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的微博反而没有遭到除名。更诡异的是,很多民运朋友告诉我,龚小夏经常在国内各大微信群公开发表演讲,从未遭到禁止和刁难。而本人只上去了一次,邀请人就遭到严厉警告:如果再邀请本人,不仅要关微信,还有可能被抓起来。

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龚小夏这样一个时常发表批评中国政府言论的人,某些中国政府的官方网站居然还为她开辟了专栏。比如,中国网旗下的“观点中国”人物库里就有“异议人士”龚小夏专栏。根据该网站的介绍,该网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中国网是国家重大事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各大部委新闻发布会、“两会”新闻中心指定网络报道和直播媒体。” 而”观点中国“是“中国网”旗下的新闻评论频道。长期以来,评论中心以“研究中国、审视世界”为本,提供针砭时弊、建言献策之平台,力求发出主流媒体最具权威之声音“。一个反对中共的民主斗士,居然能钻进中共的心脏地带为中共发出最具权威的声音?很显然中共还没有笨到这种程度。

其实,不仅中共没有封杀龚小夏,还在处心积虑地为她造势,帮她打知名度。她于2012年在国内出版了一本介绍美国选举制度的书,叫“亲历民主”。该书讲述的是她参选国会议员的经历。几乎国内所有的有浓厚中宣部色彩的网站和论坛都有介绍龚小夏的“亲历民主”这本书的文章。显然,在西方以异议人士的身份出现的作者的这本书不仅没有封杀,而且得到了中共宣传部门的大力推广。她本人则被中宣部包装成成功的美籍华人,那些文章里都充满了褒扬之词。这与她过去一直在西方所标榜的批评中共政府的异议人士的身份充满矛盾。因此,很多读者和听众把她当成不被中共所容的反对派人士,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她跟中共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需要时间来给予解答。

根据以上事实,如果笔者得出结论:龚小夏是一个伪装的民主斗士,大家不会再有异议了吧。中共为什么对真正的异议人士的文字噤若寒蝉,而对以宣传美国民主人权普世价值观为宗旨、被称为境外反华势力的美国之音的负责人却如此网开一面。在文章接下来的部分,笔者会试着为大家找到答案。

以上列出的资料都只能说明龚小夏没有被中共当作异议人士予以封杀,或者说中共对她非常不错。但是,据此我们并不能得出龚小夏是中共帮凶的结论,最多只是一种合理推测而已。那么,下面呈现出的事实部分,将充分证明她早就充当了中共的帮凶,甚至是中共的重要功臣。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中共“六四”后在国际社会是如何从异常艰难的困境中走出来的。“六四”镇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联合对中共实施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使得中共在89年到92年期间曾经历一段非常艰难的经济发展时期。而中共在国际上走出困境,是在美国宣布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也就是不再每年审议最惠国待遇而是永久性给予中国自由贸易待遇之后。而龚小夏是推动此事最力的两位所谓民运人士之一(注:另一位是某着名六四学生领袖,为了不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这里就不点名了)。她极力游说克林顿政府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在这之前,她也是一直反对美国政府经济制裁中共((参见龚小夏的文章“中美贸易和两个市场:一个社会历史的分析”:http://think.sifl.org/?p=1932 )。而当时海内外民运基本上都是坚决反对这一做法的。因为这是我们这些民主人权斗士手上的一张王牌,是悬在中共头上的达摩斯剑。“六四”后一段时间,中共对在侵犯人权方面一直有所顾忌,皆是基于这一原因。最后克林顿政府取消了每年审议最惠国待遇的政策,改为一次永久给予最惠国待遇。从此以后,中共的人权状况每况愈下,到今天已经将中国变成了鬼域。自从龚小夏为中共立下如此汗马功劳后,她跟中共的关系就发生了本质变化。不久后曾经一度跟其他所有异议人士一样被禁止入境的她顺利回到国内,并受到了厚待。当时能公开回国的异议人士没有几个,她是少数几个人之一。
自从龚小夏首次回国后,她就开始时不时地发表文章攻击和嘲弄海外民运(参见她的其中一篇嘲弄海外民运的文章“一般民运,两般人物”: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GONG-Xiaoxia/cm9410a-7.gb.html ),与海外民运渐行渐远。

最近这些年来,龚小夏不仅跟民运渐行渐远,而且经常在关键时刻帮中共解围。比如,2013年国内发生了轰动一时的《新快报》陈永洲事件。陈永洲因为揭露官商勾结黑幕遭到当局打压,此事引起了全社会的公愤。龚小夏于是在关键时刻及时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替中共灭火:“撒谎记者受罚 案件并未就此结束” (全文参见:http://cpc.people.com.cn/n/2013/1030/c78779-23373157.html )。该文还在人民网,新华网,中国新闻网等几乎所有主要媒体网站予以重点转载。该文的大意是:象陈永洲这样“用不正当手段获得调查资料”的美国记者也会遭到法律制裁,该记者如今已经在美国媒体中销声匿迹,他的新闻生涯也就此结束了,因此陈永洲被关一点也不冤。龚小夏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政府如果对你不公,你就认了吧。该文确实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很多人看了她的文章后真的会认为当局迫害陈永洲并无不妥。这对于中共维稳有极大的帮助。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龚小夏在自由亚洲电台工作时,因为和自由亚洲电台领导层不和及一再违规,被该台开除。而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同属美国广播理事会(BBG)所管。因此龚小夏后来又能被任命为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这一重要职务,令人玩味。美国之音中文部主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过去一直是美国外交官出任,后来由美国媒体人出任,龚小夏是第一个中国人。到底是因为她的业务能力非常强才被委此重任,还是因为背后的政治势力运作的结果,我相信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至少在我看来,全美国上千万华人,反对专制主张民主的人士也不下百万,公开反对中共专制的人也大有人在,其中新闻从业经验和能力比她强的人也比比皆是--被他采访的人中大多数就比她的口才要好。龚小夏被任命为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是否有外国政治势力(中共)介入其中,并企图影响美国政治,本人觉得美国政府应该就此事召开司法调查。否则,如果敌人的利剑插入到自己的心腹而不自知,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

(文章下半部分简介:主要阐述美国之音在龚小夏把持后,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包括舆论导向的改变,涉嫌假公济私搞小圈子,跟中共势力的勾结,封杀自由民主人士和反对中共的信息等。)


截图2:


截图3:


截图4:


截图5:


截图6:


截圖7:


截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