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习近平忍无可忍 巨鳄安邦股权盘根错节 谁是真正控制人?

2017年06月14日 12:29   评论»

继13日《财经》爆料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被带走后,腾讯又披露,中共保监会工作组已入驻安邦进行,陈萍代管安邦。坐实吴小晖落马传闻。安邦结构错综复杂,有报导称,陈毅之子陈小鲁才是实际控股人,但陈小鲁本人否认。有称朱镕基之子朱云来是安邦董事,但后被称乌龙。还有报道称吴小晖两名兄弟或姐们以及卓苒都是安邦

6月13日,《财经》独家报导,从多个渠道获悉,上周五(6月9日),吴小晖被有关部门带走。次日,保监会人员赴安邦集团开会,小范围宣布了吴小晖被带走的消息,但未透露具体原因。

消息称,吴小晖此前曾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但很快被放回。这一次是短期再次协助调查,还是进一步的调查升级,尚待确定。

巨鳄安邦:谁是真正控制人?(中国经营网)

谁控制安邦?

《南方周末》2105年1月的报道显示,陈小鲁在2014年1月前,通过实际控制的三家公司(上海标基、浙江标基、嘉兴公路),控制着安邦保险集团超过五成的股权。不过,在后来的两次增资与扩股后,他在表面上已经不掌握安邦的股权。不过在9月25日,他依然在安邦担任董事职务。

Image caption或许是因为手握中国保险业的全牌照,并涉及银行、金融租赁等难进的金融领域,安邦格外受到外界的关注。与此同时,安邦还将触角伸向海外,比如其近期收购了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和比利时的一家保险公司。

就在外界将安邦定义为“中共红二、红三代的生意经”的同时,陈小鲁的一纸回应,让这家原本就神秘莫测的非上市公司,成为中国所称的“超级迷魂阵。”

南方周末报道称,2015年1月30日,68岁的陈小鲁出面否认自己是安邦的背后实际控制人。“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感谢诸友关心,”他在微信中说。

报道强调,陈小鲁在随后接受的采访中说,此前香港媒体报道他曾“从中牵线,邀得朱云来、龙永图等人进入安邦董事会”的说法不确切。他否认自己曾说过这样的话。

朱云来系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之子,此前在中金公司任总裁多年;龙永图原为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首席谈判代表。

陈小鲁与卓苒

BBC报道称,1972年出生的卓苒曾任职美国银行摩根大通,此后赴中国银行香港当助理总裁。根据目前媒体所披露的消息,卓苒于2001年担任旅行者公司执行总裁,此后也涉足广告、传媒、网络科技和能源等多个行业。

卓苒还曾与陈小鲁合作设立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00年,由卓苒出自1.2亿人民币,占股六成;其余四成由陈小鲁出资。这家公司为实业投资集团。

报道表示,“标准投资”也曾是安邦保险的最初“上海标准基础设施投资集团公司”的惟一股东。不过,十年后,卓苒退出了“标准投资”,陈小鲁再次注资后一越成为最大股东,占股90%。

朱云来董事“乌龙”

南方周末报道称,但从当时多家媒体披露的消息来看,朱云来在安邦的“董事”身份,可能是个“乌龙事件”。

报道强调,本周大篇幅报道安邦的《南方周末》记者所获的内部文件显示,朱云来根本没有在安邦的法律文件中签过名。也就是说,那么多年来,这名中国前总理之子是“被挂名”的。

去年十月报道过安邦的《财新》杂志也在当时的报道中援引接近朱云来的人士的话说,他曾在早期受邀出任安邦董事,但他没有答应。只不过安邦一直没有更新其董事名单,后在工商登记时又出错。

《南方周末》的报道说,直到去年9月25日安邦董事会成员调整后,朱云来的名字才正式从安邦董事名单中消失。

安邦的股权结构雾里看花,扑簌迷离,吴小晖3亲属是控股公司董事

纽约时报2016年3月曾报道,仔细查看安邦的股权结构,可以发现有37家公司控制了安邦93%以上的股份,其余部分由两家中国国有公司拥有。从中国政府登记的公司信息,以及网上的一些信息来看,这37个股东可以通过共同的电话号码、电邮地址,以及盘根错节的所有权联系在一起。

比如,安邦有一个股东是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一家煤炭开采公司,而其所有者是另一家矿业公司中亚华金,该公司把卓苒列为其第一法定代表人,虽然她已经辞职。

中亚华金与安邦的另外一个股东——北京某房地产公司——使用了同一个官方网址。这几家公司总共拥有近46亿股安邦股份,持股比例超过7%。记者无法联系到这两家公司发表评论,而它们共用的网站现在只有色情和赌博服务的链接。

有五个股东在提交给政府的资料中使用了同样的电邮地址。这些公司的手机响铃后无人接听。发送到该邮箱的邮件无人回应。

安邦公司的文件显示,2014年,这些公司向安邦注入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使其注册资本增加到2011年的五倍,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沃伦·巴菲特通过把一家小型保险公司发展成行业巨擘来获取财富,”鲍尔丁说。“安邦则恰恰相反。”

该集团的37家公司加起来控制的安邦股份,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吴小晖没有被文件列为大股东,也没有出现在媒体公司公布的富豪榜上。

去年,一家中国媒体报道,有两名和吴小晖是兄弟姐妹关系的人,被这37家公司中的6家列为董事或股东。《南方周末》后来从其网站上删除了这篇报道,并向安邦发表道歉声明,称这篇文章中有“不实之处”,但没有具体说明哪些地方不实。

前《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当时不在该报社工作的长平说,那则道歉是出于政治原因,在“压力下”做出的。

安邦无视反腐,习近平忍无可忍?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曾在《美国之音》发文分析称,官媒起底安邦,习王目的或不在抓人,而是逼安邦资金回流。

不过,安邦叫阵王岐山之举,或显示事态有加重趋向。

何清涟还在文章中指,从2015年开始,安邦的媒体曝光率就很高,国内有《财经》、《南方周末》与《财新》,国外有《纽约时报》,不断报导安邦的〝资本大冒险〞故事。

何清涟分析,中共十八大之后,习王当局开始反腐打虎之后,许多识相的新老太子党纷纷退出商界。

但安邦公司却寻求海外扩张,2014年以后,开始利用虚增资本式〝自我循环注资〞手法,在海外不断疯狂并购,而且局越做越大,令习近平忍无可忍。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