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地震” 习近平整肃财阀寡头 防范经济政变

2017年06月18日 19:29   评论»

吴晓晖究竟有多少资产?谁也不清楚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警方带走事件,持续引发外界关注。港媒文章认为,吴小晖被查表露出中国政商勾结,在政治上翻云覆雨,在经济上亦翻江倒海,这是当局对财阀寡头新一轮整肃的开始。文章还称,两年前的是一场经济政变,吴小晖可能参与其中。何清涟认为,安邦通过投资将资本转移国外,掏空外汇储备,将破坏金融稳定。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还分析,习近平作为中共的一把手,要对全国负责,金融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政权安全,习近平反腐对金融大鳄动手是必然的。

财经6月14日报道,安邦集团14日凌晨在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先生,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已授权集团相关高管代为履行职务,集团经营状况一切正常。

东方日报18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查,这是当局对财阀寡头新一轮整肃的开始,随着临近,党内各派系博弈加剧,类似的整肃将进一步展开,以防范经济政变,确保中共执政地位。

东方日报文章指出,中国寡头们则在改革开放中迅速崛起,一些红顶商人、豪门贵族从垄断单一的行业,迈向金融控股集团,掌握上万亿元的资本。这些红色寡头闷声发大财的背后,是一种看不见的特权力量在暗中舞动。

文章强调,在北京长安街上,安邦保险总部大楼傲然屹立,能在这个黄金地段设立总部的,除了要有庞大的经济实力,更需要强大的政治资源。安邦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搭着火箭壮大的。别的公司拿不到的牌照,安邦如探囊取物;别的公司抢不到的项目,安邦可以手到拿来。仅仅十余年,安邦凭借强大的政商资源,从一家单纯的强势成万亿元规模的金融巨兽。

德国之声17日刊发“安邦引起北京地震”“一文称,在中国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则:中共革命领导人、1949年建国元老的家庭成员可以免予当前反腐运动的调查和拘捕。但吴晓晖据称是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可谓是最核心的成员。显然,现在即使是站在权力核心,也不再是安全的。”

之音援引陈破空的分析认为,吴小晖出事的大背景,当然是习近平当局加强金融监管、整顿保险业、限制外流,还可以追溯到2015年的大股灾。但整肃行动还是有分寸、有层级,如果说,徐翔、肖建华等人,是勾结权贵的外人,车峰、吴小晖等人则是权贵的外戚,如今,火烧到第二个层次,但还没有烧到具有红色血统的红二代或红三代头上。诸如权势者的子孙江志成、刘乐飞、温云松等人,同样涉及金融贪腐,但暂时平安无事。

政商勾结翻云覆雨,制造股灾

2016年,东方日报发表署名冯海闻题为《中信证券涉嫌经济政变》的文章说,股灾爆发之后,西方媒体一致认为这是中共第五代面临的巨大挑战。有媒体甚至宣称,这是官僚既得利益集团与金融寡头们联手组织的一场不宣而战的金融之战,目的是通过金融危机,扫荡股民的财富,制造实体企业的困难,形成大规模的失业,然后将民怨祸水引向第五代。

文章还说,是谁有如此大的能耐,能够利用金融之手,将民怨祸水引向第五代呢?在今天的中国,惟有红二代有此本事。

港媒有消息说,吴小晖被抓所涉案的1000亿人民币来自民生银行,和其他太子党,分别通过非法贷款,参与股市买空卖空,获取重大利益。

消息人士还说,从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到吴小晖等,都是参与了所谓的〝经济政变〞,即2015年中国股灾。那次史上罕见的严重股灾,被认为是江派针对习近平发动的经济政变,目的是造成中国经济动荡,从而促使习近平下台。

5月1日正式出版的《财新周刊》封面文章揭安邦的资本结构,是安邦资本魔术的命门。文章从安邦2015年海外投资1000亿的谜团开始,剖析安邦〝结构迷阵〞背后的〝吴小晖的家族控制〞,再到条分缕析安邦相关股权安排、增资安排的手法,从〝幼蛇吞巨像式的控股〞方式、〝左手倒右手〞虚增资本,到实现〝自我循环注资〞,一步步揭开安邦增资的真相。

德国之声援引《南德意志报》的文章称,吴晓晖的身世背景之复杂神秘,吴晓晖至今没有出现在中国每年的富豪榜名单上。原因是:他所拥有的资产十分不透明。而安邦集团也是大约40家公司的一个合体,这其中大多数只是皮包公司。据《时报》披露,安邦旗下有35家企业的股东都来自于同一个县。这些人是吴晓晖的亲属朋友。他自己的名字却不在其列。难道这些股东都是稻草人?在中国,人们将这种帮助幕后人物持股的称作'白手套'。

东方日报文章认为,中国的政商勾结,已出现政商一体的趋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政治上翻云覆雨,在经济上亦翻江倒海。

东方日报文章认为,安邦近年来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掀起一次次的骇浪,从收购美国老牌的华道夫酒店,到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再到收购世纪证券公司,安邦成为一头凶猛的金融巨兽,不断刷新各大媒体的头条。

文章表示,一个拥有上万亿元资金动员能力的寡头,如果在政治上循规蹈矩,或许还能为当局所接受。但如果一方面黑箱作业,另一方面喜欢活跃在聚光灯下,既为自己披上合法的外衣,与官员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结成利益共同体,甚至主动猎取官员把柄,要挟其为自己服务,在幕后遥控指挥,那就犯了当局的大忌。

文章强调,吴小晖显然在政治上出了问题。网络上传言,两年前的股灾是一场经济政变,吴小晖曾参与其中,看来这未必是空穴来风。

2014年,安邦意图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

安邦海外并购,迅猛扩张

在海外,安邦先后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及Lloyd银行、韩国东洋人寿、荷兰VIVAT保险公司和美国信保人寿。根据安邦的官方口径,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寿总资产规模升至1.45万亿。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超60%。安邦称,其已“成为中国首个国际化的保险企业”。

就在上周五(6月9日),安邦保险还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瑞信集团德国投资银行的联席主管NicoloSalsano加盟安邦的消息,称今年9月,Salsano将出任负责安邦保险欧洲业务的首席投资官。

截至目前,安邦保险的版图架构包括产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国内资产管理公司、香港资产管理公司、保险销售、保险经纪、成都农商银行、邦银金租、世纪证券、安邦基金(申请中)和天津信托。安邦保险官网称,目前其总资产约为19710亿人民币。就在2014年12月16日安邦集团宣布收购比利时劳埃德银行时,其披露的总资产规模还仅为7000亿元。

何清涟认为,庞氏投资的特点是:设计一个看起来有利可图的投资品,吸引投资者参加,筹集到新的资金,部分偿还旧的投资品利息,部分用于新的投资,滚雪球式的增大。当资金链能够维系,这骗局不会拆穿。这是庞氏能够维持多年的原因。安邦是否是这类情形,停止其卖新的理财产品后,结果立知。

何清涟指出,这是国际投资界都知道的行业公开秘密,离岸公司成为国际投资界离不开的工具。中国的情况可能更严重,一是国内金融全牌照公司来头大,二是其业务分属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三大机构监管,空隙本来就多。肖建华能做那么大的业务,就因体制原因。

美国之音援引何清涟的分析表示,吴小晖被抓,是犯了两个政治大忌。第一个大忌是违犯了习近平让红二、红三代退出商界的暗中动员令。从2010年开始,新老太子党先后退出商界,但吴小晖逆势而上,抓紧机会大发展,与此同时还进行海外大扩张。

何清涟指出,始自2015年的海外大投资又触动了中共另一政治大忌,2015年8月开始,中共当局已经开始外汇储备保卫战,外汇储备事关金融稳定,金融稳定则是中国经济的最后一道防波堤。从吴小晖这个个案来说,通过理财产品在国内敛财,通过投资将这些资本转移国外,掏空外汇储备,将风险留在国内,就是破坏金融稳定。

东方日报文章认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习近平作为党的核心,怎么可能任由这些寡头继续坐大,因此从十八大之后,当局就对大大小小的寡头财阀下手,不管涉及到谁,也无论背后是哪个政治家族,都一查到底,肖建华、郭文贵、张峻、吴小晖,一个接一个被纳入调查范围。

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还分析,习近平作为中共的一把手,要对全国负责,金融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政权安全,习近平反腐对金融大鳄动手是必然的。

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