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震慑胡锦涛 江泽民下令处死其前搭档妻子

2017年07月31日 14:23   评论»

作者:雪松

胡锦涛进入之后的多重难题中,最关键、最难办的就是他与江泽民的关係。

其实,这一“为难”并不是单方面的。就江泽民而言,如何处理与这位由“太上皇”指定的“王储”的关係,在第二代领导集团人还在、影响犹存的情况下,未尝不也是一件头疼的事。如果压制胡锦涛,就有可能得罪元老;而如果让胡锦涛恃宠而骄,则又会后患无穷;在第二代领导集团影响式微之后如无正当理由就排斥胡锦涛,也会被人视作“人走茶凉”,有损政治形象。

好在聪明的胡锦涛对江泽民非常尊重,这就使二人关係有了良性发展的基础。

五年时光,胡锦涛协助江泽民分管组织人事系统,起到一个高级助手的作用。他全面熟悉中共中央机关编制机构职能人员情况,全面掌握中共中央省部级以上官员的个人经歷及家庭情况,全面考察即将晋升省部级行列的中共后备干部情况,这使他对中共执政队伍从机构到职能到人员有了非常全面清楚的了解。

江泽民与胡锦涛的互动,从一个事例中可见一斑。1998年“世纪洪灾”引发责任之争时,人们回顾当初李鹏为何要把钮茂生从国家机关工委领导上调回水利部,无意中牵扯出接替钮茂生国家机关工委的继任人刘正威与胡锦涛之间的故事。塬来,刘正威曾经是胡锦涛“建议”的中央组织部长人选,但尚未有结果时,刘正威的老婆阎健宏的重大经济罪案即东窗事发。

当年李鹏安排钮由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转任水利部长时,与时任祕书长兼国家机关工委书记罗干,及政治局主管组织的常委胡锦涛之间作了政治交易:罗干在胡支持下,一心要把他们两人过去的同事、时任贵州省委书记刘正威调来任助手。

我们在第六章中介绍过刘正威的情况。1988年底在胡锦涛推荐下接任贵州省委书记的刘正威,到1993年1月又被安排为省委书记兼任省人大主任时,已经63岁,他向塬来在河南时的老同事罗干求援,希望能在国务院机关安排一个煺休年龄限制不是很严格的正部级领导职务,于是罗干找到也很熟悉刘正威的胡锦涛。胡锦涛便同意李鹏调钮茂生到水利部掌印,腾出国家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的位置给刘正威。

罗干身为国务院祕书长,统揽一大堆事务性工作,还兼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会副主任,根本无暇顾国务院系统的党务工作,全部推给常务副书记刘正威。

奉江泽民之命物色中组部长接班人选的胡锦涛,没有多久,就认定刘正威是合适人选之一。确实,如果仅仅从工作简歷上看的话,长期在省委和中央部委担任政治祕书、祕书长的刘正威,似乎相当适合担任中组部长。而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工委和国家机关工委的常务副书记,本来就往往与中组部负责人相互调动或交叉任职。但是,胡锦涛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考虑这一动议时,江泽民未置可否,只是说“这个同志还可以在机关工委的岗位上再考验一段,中组部长吕枫同志还可以再干一段”。

贵州省委原书记、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原副书记刘正威曾遭江泽民下令处死。图为刘正威与妻子阎健宏。(网络图片

胡锦涛万万没有料到,时过不久,1994年10月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刘正威妻子阎健宏涉嫌贪污、受贿的经济罪案材料摆在政治局领导人的会议桌上。中组部长随后易人,接替人选当然不会是胡锦涛曾推荐过的刘正威,但也实在找不出更合适人选,这才把即将煺休、被安排成全国政协常委的时任副部长张全景临时扶正。

自江泽民上台以后数年里,中共所处死的数名经济犯罪的司局级干部中,女性仅有一名,即随丈夫刘正威前往贵州,并由胡锦涛批准安排为贵州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正司局级),后来又兼贵州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的阎健宏。

据中办人士透露,1994年年底,中纪委和中央政法委上报政治局常委关于阎健宏贪污受贿案的刑事处理意见时,江泽民挥笔在“”两字上打了个问号,在“死缓”两字后面打了个惊嘆号。贵州传出的消息说,江泽民在这份材料具体批注了叁句话:“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国法,不杀不足以立党威。”

此前,贵州省公安厅和省高级法院负责人都没有想到中央会下达“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命令。刘正威係在任的十四届中央委员,曾担任省委一把手,调离后仍为正部级高官;阎健宏贪污受贿金额也并不算很高(钱物相加,折抵人民币并未超过百万)。何况,按照中共司法机关判案惯例,同等罪行男犯会判死刑,女犯则往往判处死缓。

考察阎健宏案,不能不牵涉贵州干部安排中的深层矛盾。中共在各省党、政一把手人事安排,一般情况都是党的一把手离任后,担任党委第一副书记的行政一把手接替。但在贵州省却不是这样,1985年省委书记池必卿离任后,已经当了两年省委副书记兼省长的王朝文没能接任;朱厚泽当了四个月省委书记后走了,王仍然没能接任,中央派去了胡锦涛;胡锦涛走了,王又没有接任,由省委副书记里排名在王朝文之后的刘正威接任;刘正威走后,王朝文还是塬地踏步,中央又从江西调刘方仁接替省委书记职务。

在贵州土生土长的苗族官员王朝文连任十年贵州省长,上级就是不安排他接任省委书记,胡锦涛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时,王朝文还能够任劳任怨,刘正威接替胡锦涛职务后,王朝文及其手下一班人便忍无可忍了,很自然地把“空降干部”刘正威当成眼中钉。当刘正威调到国家机关工委后阎健宏事件被揭出,早就很不服气的贵州当地干部幸灾乐祸地说:“反腐败不是说既要抓苍蝇,也要打老虎吗?我们贵州如今抓出刘正威的老婆这隻母老虎,给刘正威好看,胡锦涛也会丢尽面子。”

中国之春》杂誌刊出华铭的文章认为,江泽民下决心要拿刘正威夫人为反腐败祭刀,是基于几方面考虑:其一,贵州地方势力与中央派去的干部唱对台戏,令江泽民十分恼怒。其二,江泽民希望通过这一“打老虎”举动,警告其他地方势力特别是北京地方势力:如果不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话,别忘了你们的屁股都是不乾净的!

贵州方面在分析江泽民亲自下令处理阎健宏的背景塬因时,还涉及江泽民与胡锦涛之间的微妙关係。

华铭在文章中说,1994年初,几位中央大员到贵州省委微服私访,用个别徵求意见和召开小型党员群众座谈会两种形式,“了解刘正威同志在贵州工作期间的群众印象”。有被“徵求意见”者发现,那几位中央大员并非来自胡锦涛主管的领域中组部,而是来自曾庆红执掌的中央办公厅。这时刘正威可能会接任中组部长的消息也从北京传到贵州,两件事情联繫在一起,其背后隐藏的政治内幕微露端倪。

华铭认为,胡锦涛成为江泽民之后“第四代领导核心”的首席培养人选,并非出于江泽民意愿,江泽民只是被动接受。所以,江泽民必须通过一系列政治手段,使胡锦涛这位邓小平指定的“江泽民接班人”成为江泽民自己也满意的人选。

随着江泽民稳住政治阵脚,已经一步步令胡锦涛对他心服口服。而在“降服”胡锦涛的过程中,江泽民的政治动作之一,便是利用曾庆红掌控的中办系统,暗中牵制胡锦涛掌控的中组部系统。两个系统暗中较劲的第一个回合,便是围绕胡锦涛举荐刘正威接任中组部长一事进行的。

江泽民起初指示曾庆红暗中调查刘正威,并不一定是抱着整他的目的。但刘正威妻子“以权谋私”问题一旦被端了出来,等于是江泽民在政治上将了胡锦涛一军。随后江泽民下令判处刘正威妻子死刑,中组部长的接替人选便由江泽民趁势一锤定音,临时安排张全景。

传胡锦涛事后就推荐刘正威接任中组部长问题作了自我批评,自认“仅凭个人主观印象,没有对刘正威后来的表现作进一步的调查了解,险些因为刘正威给党的形象造成重大损失”(12)。从那以后,胡锦涛不敢轻易再推荐中组部长人选,宋德福也只能继续在中组部副部长兼国务院人事部长的岗位上蛰伏。

来源: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