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习近平拿中宣系统核心式人物开刀原中新社长刘北宪双开

2017年11月14日 14:06   评论»

记者/主持人:

几个小时之前,伊拉克、伊朗边界发生了七点三级地震,今天早晨报导说死了三百多人,伤了一千多人,这是能查到的,边界地区人相对少一些。在那里地震发生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加勒比海地区发生了六点八级地震,但没说有海啸。今年地震,特别是到了后半年相当多,而且震级都非常高,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地震中心深,大概距地表都有几十公里到一百公里左右,没有看到在十公里左右的地震,所以不幸中的万幸。但人们麻木的成分高,感觉都是有一种习惯的概念了。

与此同时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前后五个中国,其实只有四个是真正的留学生,有一个是当地长大的,都是十七八岁到二十岁左右,在过去一个星期里失踪。第一个孩子回来了,后面四个还没找著,四个女孩一个男孩。前两个失踪者接到过恐怖电话,说他们如果做什么的话,他们中国的家人会遭到不测,这是一种恐吓了。现在没有结果,但在多伦多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员警说从来没遇到过,他说有个问题,出了事不报案。我说就是大陆文化当中塑造的那些东西在其中影响着自己,出了事不报案,怕招事,因为很多钱不是好道来的。

在这个地方听到很多故事,前两年有抢家的,专抢贴福字的,中国人拿现金放家里不存银行,就是为了不交税。这种共产党高级动物理念,在自我摧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而这些留学生被抢呢,听起来威胁大陆的家人,那肯定是大陆人干的。到现在回来人也没说他被勒索了,都不说。

这种事情很奇怪,大陆人来的,被抢的,被砸的,他却默不作声,很具有特征。但你看看网路上牵扯到人的道德尊严事情的时候,往往也是这么一个群落的人,用共产党摧毁式的语言去侮辱谩骂那些向人们表达人的基本理念的人,这是非常怪的事情,很多大陆人对他的同胞恶言相对,侮辱式的谩骂。但当他遭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不敢吭声了。

在我眼睛里,就是中共党文化塑造出来的生命理念所诱导出来的东西。如果一个人他相信自己是人,有灵魂,上有天下有地,他的行为的一切都是按照这个去理解的;如果一个人他认为自己是高级动物,上也有天下也有地,但他说那都是为我服务的,他表现出来一定是另外一个样。所以这其中与宣传是直接相关的,中共体制的宣传从根本上灭绝人性的做法,每个宣传者和被宣传者都在其中。

来到北美很多大陆人去做生意,其中一个生意就是把中国大陆的电视台通过网路带到北美来。有人不学语言在家看着那些共产党的东西,认为他有本事,而他能够看共产党东西的那个小盒子,是黑市上买的。然后他这看不惯那看不惯,自己却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有朋友说他们已经受伤害了,我说他的伤害在相当程度上是自己招来的。所以观念不改变,人的自我尊严没有的时候,也就这么现实了。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前社长被开除党籍》。中纪委网站本周一发布消息称,二零一五年二月的原中国新闻社社长刘北宪”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违规出差乘坐飞机头等舱、收取礼金等;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滥用职权,为民营企业谋取巨额利益,造成重大国有资产流失;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他人钱款、贵重物品。”

你看到,现在还多少按原来的系统做了。两年半之前他已经退休了,还抓死他。这也是中很有趣的,退休了,一定抓他以前的,他就死扛。中央八条是五年前习近平提出来的,当时很多人不买他的帐,也就那么干了,所以今天他找后帐,全给找回来了。你看表面上这么一个说法,伤害了多少人具体利益?所以习近平的做法,伤害了整个党和国家权力体系中的握有权力者的个人具体利益,这个利益是跟共产党的品质是一样的,实际他的反腐是违背共产党生命理念的,如果说反腐亡党的话,就是这么个角度讲的。我的看点是他的职位,他是中新社的社长,而且他在过去十五年到二十年一直都在中新社,而中新社宣传系统是原来江泽民体系中一直到了刘云山这儿都是它最根本的,也是受到习近平打击最小的系统。而十九大之后,就直接拿中新社的原来社长开刀,实际找的是前岔儿。

声明还写道,”刘北宪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特权思想严重”,”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根据规定被开除党籍,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办理。

今年八月,《人民日报》曾报导,两年前退休的中新社党委书记兼社长刘北宪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央统战部纪检组审查调查。

中国新闻社直属国务院侨务办公室,是中国内地仅有的两家通讯社之一,是专门向港澳台和海外华文报刊、华语电台、电视台发稿的国家通讯社,主要任务是影响海外舆论,进行爱国主义和弘扬中国文化的宣传。

它的概念方向比较清楚,对港澳的影响,对海外媒体的影响,所以它的任务跟统战部跟国家外宣系统直接相关,这就是一个典型故事。在我眼睛里,是习近平向原来江家影响最小,受到他打击最小的部门开刀。

此同时BBC的报导,《澳学者:出版社畏惧北京“报复”中止新书出版》。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新书讲述中国对影响,但他说出版社畏惧中国政府采取法律行动,令新书出版遇挫。汉尔密顿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目前的趋势令人担忧。“如果此书最终无法出版,是对澳洲出版界的强烈讯号:他们不能出版批评的书。”

不过,出版社Allen & Unwin在声明中指,只是延迟出版汉密尔顿的新书。

汉密尔顿称据他所知,出版社并无收到来自中方的警告或威胁,但近日多宗由澳洲华裔商人提出、针对澳洲媒体的诽谤诉讼,令出版社担心有可能遭北京“报复”,“即使是具规模的澳洲出版社,也感到非常忧虑。”,“他们忧虑中方在澳洲的影响力,足以‘惩罚’出版对中国共产党持批评态度书籍的出版社。”

我觉得这里面相当程度的做法就是中共在利用西方社会正常的人的环境。美国第二任总统明确讲,美国社会的制度只适用那些拥有信仰和真正有着人性道德规范的人,美国社会不适用所有的人。他的前提就是拥有信仰。而真正邪恶的是什么?无神论。它否定人的灵魂,与此同时却最大限度的站在人的生命中恶的一面、欲望的一面,但它却利用所有手段来满足它的欲望,用邪恶的言论,在一个正常的人的社会中,去宣扬非人的道理,当人们觉得这个事情有问题的时候,它立刻说你这儿叫言论自由,极端邪恶的生命的概念,它在使用生命概念去宣扬一个人的欲望的利益,今天其实很多人没有这个能力去认识,因为太多的人同样在利益中。就是钱,用钱买掉了一切,而用钱买掉一切的背景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人的道德与利益的衡量。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