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转向支持全球化了?没这么快

2017年04月21日 4:44   评论»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介入叙利亚内战、重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简称:北约)的重要性以及决定不将中国列为,西方国家和华盛顿的专家们虽感到震惊,却也表示认同。

但在任何人得出特朗普已转而全球化的结论之前,应该先对现实情况加以核实。最近的事件显示,特朗普处理全球事务的态度已经一分为二,在外交上转向传统的国际主义,而在上仍然保持十足的民族主义。事实上,特朗普向叙利亚发射巡航导弹并对朝鲜亮剑的同时,他还命令对造成美国逆差的海外国家不当行为进行调查,扩大了优先遣返的非法移民范畴,收紧了联邦支出中对“买美国货”的要求,并严格限制发放给外国员工的签证。

这一分化源于特朗普自己对优先事务的立场和他所领导的共和党的演变。在国家安全方面,共和党长期推崇基于军事联盟的强硬方式。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时曾打破共和党这一共识,称赞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建议韩国和日本发展核武器,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已经过时。

特朗普在其就职演说中抱怨,美国保卫了其它国家的领土,却不愿保卫自己国家。这份演讲稿的主要撰稿人米勒(Stephen Miller)和(Steve Bannon)是民族主义立场最为鲜明的特朗普顾问。

不过特朗普质疑外部事务与其说基于原则,不如说是不愿意为之付出代价。这使得特朗普愿意听取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等外交政策传统强硬派的劝说。班农已不再任职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该委员会现由坚定的国际主义者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掌管。

相比之下,经济问题则成为特朗普世界观形成及其行动的基础。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特朗普就一直秉持其他国家利用自由贸易打劫美国人的观点。在共和党初选期间,与竞争对手不同,特朗普对非法移民问题进行了猛烈抨击。特朗普的人事任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述观点:他提名的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带头打击了非法移民,而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则在研究如何更加激进地利用现有贸易工具抑制。米勒和班农周二陪同特朗普前往威斯康星州,特朗普在此指责了(Nafta)和加拿大政府对本国奶农的保护,并将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称为是一场灾难,同时签署了一项行政令以强化“买美国货”的规定并收紧H-1B签证的发放条件。

在移民和贸易问题上,与其他领导人相比,共和党工薪阶层更亲近特朗普。该阶层阻止了美国共和党领导人达成给予非法移民合法地位的协议。目前,该阶层还认为自由贸易不好,这使得美国国会对自由贸易的支持下降。

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的政策总监陈仁宜(Lanhee Chen)今年早些时候称,美国国会中没有任何共和党议员愿意誓死捍卫自由贸易。他表示,大多数人支持自由贸易的情形已不复存在。事实上,采取强硬的贸易立场是民主党与特朗普之间为数不多共识之一。

确实,特朗普并没有采取许多人担心的破坏性措施。在特朗普当选后一度大跌的墨西哥比索已经收复了失地,因为特朗普暗示他将寻求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做出相对温和的改变。特朗普也未对任何国家或企业征收惩罚性进口关税。他也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

然而贸易战和撕毁贸易协定从来都不是最可能的结局。特朗普发布惊人言论的目的在于迫使对手做出妥协。对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他希望在美国从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进口飙升时可以利用关税来打击这两个国家。而拒绝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除了是承认现实,特朗普也像前任美国总统一样得出结论:不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会鼓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予以合作。这种算计是否明智还需拭目以待,美国财政部也没有松口,承诺将继续密切监控中国的贸易和汇率行为。

在不撕毁任何现有贸易协定的前提下,特朗普拥有充足的工具可以惩罚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竞争对手。他提名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商务部副部长卡普兰(Gilbert Kaplan)均精通贸易法的细枝末节,同时在如何运用此类条款以应对外国公司和政府方面游刃有余。特朗普政府已经暗示,做好了在WTO管辖之外采取行动的更充分准备。

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担任美国贸易副代表韦罗诺(John Veroneau)称,如果说本届政府有什么非同寻常之处,那就是其愿意考虑采取单边行动。

特朗普政府的更多单边贸易行动并不意味着全球贸易体系的终结;此前也曾有过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时期,而全球贸易体系都得以存续,比如八十年代里根(Ronald Reagan)任总统期间。但是,里根本质上是个自由贸易主义者,特朗普则不然。在贸易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全面高涨之际,不能仅仅因为美国总统愿意向叙利亚和阿富汗扔炸弹,就指望美国会充当平衡全球经济的力量。

来源: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