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动真格!以国家安全为由动摇全球贸易体系

2017年06月20日 2:02   评论»

到目前为止政策雷声大雨点小,但这种情况最快或在本周发生变化,川普将以“安全”为由推进钢材进口的计划。此举将动用一个很少被启用的权力,而这可能会动摇二战后的贸易体系。

川普此前曾大谈他将如何打破旧秩序,实际上却只进行了一些新的研究,同时完成了一些奥巴马(Obama)时期遗留的普通贸易案,并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

不过,这种情况最快可能在本周发生变化,川普将加大他所谓的“为先”(America First)政策的实施力度,以“国家安全”为由推进限制钢材进口的计划。

川普的这种做法是重新动用了一种美国总统很少使用的权力,这种权力的依据是全球贸易中一个很少启用的主张,而这种主张可能会动摇二战后的全球贸易体系。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贸易专家Chad Bown近期写道,以国家安全作为实施进口限制措施的做法确实是动用了“终极手段”。他警告称,这可能会导致局面急剧恶化,因为贸易伙伴国会使用类似的借口来阻止完全不同的产品进入本国市场。

虽然川普不是首位帮助长期以来陷入困境的美国钢铁业避免受进口产品冲击的美国总统,但还没有哪位美国总统将钢铁业主义作为自己政治形象如此重要的组成,他这么做的理由是此前的进口限制措施不够充分。

4月份,川普开始兑现他的竞选承诺,挖出了1962年贸易法的第232条法规(该法规允许总统对威胁国家安全的进口加以限制),并责令助手就如何实行该法规提供选项。官员们准备在6月底之前给出相关选项,料随后将很快展开行动。

川普在6月7日于俄亥俄州讲话时称,大家很快就会看到结果,钢铁行业将会非常开心。

但是,钢铁进口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了吗?

布什(Bush)政府曾在2011年讨论过这一问题,但否认了这一看法,这也是上一次根据第232条法规展开的调查。美国商务部当时的结论是,国内钢铁产出中仅有一小部分是用于安全相关用途,即便美国钢铁生产大幅度减少,这一需求也可以很容易满足。结论还指出,大部分钢铁进口都来自于美国的亲密盟友,时至今日仍然如此。去年美国所进口钢铁中约60%来自于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日本和韩国。

但是,在确定何事威胁到国家安全方面,美国法律给予了美国总统广泛的行动自由。川普的助手也已明确表示,他们比前任政府采取了更广泛的视角。

美国商务部部长(Wilbur Ross)上周一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主办的一次大会上表示,该法对国家安全的定义比大家想象的要广泛得多,他指出了贸易对就业的影响等指标。罗斯称,美国官员考虑的范围并非严格地仅限于军事方面的担忧,他指出,美国只有一家制造商生产用于输电网络变压器的钢材,罗斯表示,对他而言,这就是一个正当的国家安全

根据国际相关规定,各国在因国家安全而控制进口的问题上拥有很大的裁量权。这也是川普的相关行动可能产生最严重影响的领域。

长期以来,国际贸易体系反映出很难在全球范围内实施一致规则的需要与尊重成员国主权的需要之间取得平衡。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监督下的二战后安排包含一项国家安全例外规定,这使得各国拥有很大自由,可以本国认为合理的方式使用该规定。

贸易法学者将该例外规定称为WTO唯一的“自行裁量”条款,或者就像2011年有人在一篇论文中用暗含讽刺的口吻所说的,这是“一张不可复审的王牌”。官员们长期以来一直担心这条例外规定,如果该规定被随意使用,可能颠覆整个贸易体系,使WTO陷入两头不讨好的境地。

WTO可能会宣布该项政策违法,而这么做可能会在政治层面上引发美国国内对WTO的愤怒,因这家全球性机构挑战了美国自我保护的权利。WTO也可能会批准该计划,从而促使其他国家纷纷效仿,触发针锋相对的保护主义,而这正是WTO试图避免的情况。

1949年以来只有10桩国家安全相关的案件被提交给WTO,但相关各方均在WTO做出裁决前达成了和解。

在55年的时间中,美国只有26桩案件引用了第232条进行调查,其中只有两桩被限制进口,且均出现在石油进口领域,即1979年禁止从伊朗和1982年禁止从利比亚进口石油。里根(Ronald Reagan)的确曾把第232条升级为议价筹码,利用该规定说服日本在1986年“自愿”下调机床出口。

川普已经启动了两项此类调查,一项针对铝,另一项针对钢铁。罗斯周一称,也在考虑展开其他调查。

川普的助手们仍难以确定限制钢铁进口的力度,上周川普政府第二次取消了国会陈述,恰恰说明这一点。但川普的核心贸易承诺是在挑战历届美国总统在全球贸易系统中已经遵循了70年的精神,这是即将到来的钢铁进口调查案具有如此广泛影响的原因所在。

来源: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