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习近平为什么戴错口罩?

2020年02月12日 16:40   评论»

来源: 德国之声 作者: 

同事发来一张视察地坛医院的新闻照片。“仔细看这张照片,医用外科的金属条明显没有按压下去。在经历了湖北记者会三个领导口罩都戴错的事故后,居然还会发生高层领导口罩戴错却没有下属去提醒的情况。新华社也其心可诛,这张照片居然还刊发出来。”

我回信说:“其实,领导根本不需要。那个环境干净得很,甚至医生和病人都是演员。他答应那样做做样子,已经是垂范天下、皇恩浩荡了。”

同事也同意:“雷霆雨露,俱是君恩。”但是,他仍然坚持认为,这属于公关事故。“养了一群马屁精,到时候谁都不愿意告诉他在裸奔。简直就是皇帝新衣经典案例。——当然,他自己感觉良好就足够了。”他建议我就此写一篇评论,“顺便告诉大家口罩的正确戴法”。

危机转化为科普

口罩的正确戴法并不需要我来科普,网上一搜一大把。经历长期的政治高压之后,很多中国人内化恐惧之后,真的认为自己“不喜欢政治而喜欢”。从毒奶粉到毒空气,从垃圾焚烧到新冠病毒,一次次政治危机都被民众自觉地转化为科普运动。在别的国家,一些专业技术问题,大家听听权威部门怎样说就行了。但是,在,公共事件发生以后,这些权威部门,甚至知名专家,首要的任务是配合政府维稳,其次才是专业技术。因此,专家发言之后,民间纷纷质疑,各种良莠淆杂的知识漫天飞舞。

1月26日政府召开首次新闻发布会。主席台上,正中的中间的湖北省长王晓东未戴口罩,左侧的湖北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口罩露鼻孔,右侧的武汉市长周先旺戴的口罩上下前后全戴反。于是,借嘲笑领导之机,正确使用口罩的科普运动再次轰轰烈烈。经过从主流媒体到自媒体铺天盖地的轰炸,大家以为每一个中国人都成为了戴口罩专家。

在这种情况下,本人和他的家人,尤其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不可能不看电视不上网,没有学会科学戴口罩。尤其重要的是,他们也应该知道,民意对于官员不会戴口罩的鄙视和唾骂。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提醒习大大,或者伸手帮他把医用外科口罩的金属条按压下去呢?

视察昭通年货市场

2017年初,中国国务院总理去各地视察之后,爆出各种造假的新闻。于是,有网民编了一个段子——

李克强去昭通年货市场,到肉摊前问:“生意怎么样?”

答:“平时挺好,今天一斤没卖。”

李:“为什么?”

答:“因为您来了顾客不让进。”

李:“那我买两斤。”

答:“不卖。”

李:“为什么?”

答:“因为您来了,刀不让带。”

李:“刀没带也行,就买这一块儿。”

答:“那也不能卖。”

李:“为什么?”

答:“因为你没来时每斤23元,你来了每斤18元,卖1斤亏5元。”

李:“那就按每斤23元来一块儿。”

答:“那也不卖。”

李大惊:“又为啥?”

答:“我不是卖肉的,我其实是个武警。”

李:“把你支队长叫来!”

答:“支队长在卖昭通苹果。”

这则段子很好笑,但是几乎每一个笑点都能找到原始的新闻出处。由此可以看出,是绝对安全的。不仅人身安全得到保障——不让普通顾客进场,不准出现刀具,让武警扮演摊主等,而且心理也是安全的——菜价降低,让领导感觉人民丰衣足食,幸福安康。

1月27日,李克强从北京赶到武汉视察。在正在新建的火神山医院工地,李克强问工人们有没有困难,大家齐声回答:“没有!”去医院探访的时候,精神亢奋地呼口号——当然不是抗议的口号,而是感谢领导、让党放心的口号。那些在阳台上敲锣喊救命的民众,那些没有钱住进医院的患者,那些连续加班、精神崩溃而放声大哭的医护人员,他再怎么风尘仆仆也看不到。

兢兢业业的技术官僚?

然而,这则段子有相当不真实的地方。它折射的是一种千百年来皇权之下的子民幻想:皇帝爱民如子,或者宰相刚正廉洁,可恨奸臣当道,宵小遍地,忠谏路塞,皇帝和宰相惨遭蒙骗,十分无辜。假如他们知道了真相,那一定龙庭震怒,宝剑嗖嗖,天下清明。

这种幻想在上世纪被多次清算,又多次反复。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它再次根扎于民众心里,尽管可能换了名字,比较叫“开明专制”,或者“中国特色”,甚至可以叫“文官政治”。你想当皇帝,很多人觉得其实没有问题,但是希望你当一个好皇帝。

人们幻想新加坡,或者当年的香港,真不真普选无所谓,但是政府里挤满高学历的技术官僚。他们有真才实学,也有人文修养,不会违背上意,但同时兢兢业业,干什么都是最好。高层领导要巡防,稿子要写好,不能让领导一再念错字;口罩更要戴好,不能让总书记看上去跟省长一样草包。

我并不想说,我的这位聪明的同事也有这样的幻想。但是,他显然认为,在给定的领导人定于一尊的情况下,下面也应该各就各位,各司其职,让领导人在技术层面上无可挑剔。

这次疫情,小到口罩,大到封城,地方官员的治理能力差到让人目瞪口呆的地步。人们群情激愤,要求换人。

免费安卓翻墙APPWindows翻墙:ChromeGo
AD:搬瓦工官方翻墙服务Just My Socks,不怕被墙

我已经谈过中央为什么没有查办武汉官员:主流民意没有跟上“新型官状病毒”变异的速度。天灾人祸必然还会发生,但是为了民意查办官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