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兴国为去代理封市委门 郭伯雄为保命半夜烧香舞剑

2017年09月12日 19:33   评论»

中共一贯宣扬“无神论”,而中共地方大员、天津前市委代、市长的黄兴国为了去掉“代理”,听风水先生的话,竟然把天津市政府大院的西北门给封上。中共官员历来都很迷信,从镇压法轮功后怕的四处拜神,还抄《地藏经》,到为了保命到处求神弄鬼。

黄兴国为升官堵住天津市政府大门

据中共央视9月9日播放的中纪委反腐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二集内容,2012月,中共天津市长黄兴国兼任代理市委书记后,一心想去掉“代理”二字,为此他不仅结交过所谓的“红顶商人”、相信过政治骗子,还问过风水。

中共天津市政府大院原本四个门都可以进出,但黄兴国听信了风水先生的建议,近几年把西北门给封上了。

黄兴国称,风水先生告诉他说,市委市政府的院子有东门、西门、北门、南门,“你这个门开那么多,漏气、不聚气”。

天津迎宾馆门前的景观石此前是“尖的”,两年前忽然换成了“圆滑的”,这也是黄兴国迷信风水的结果。

黄兴国说:“那个是尖的,有点儿凶的感觉,后来就搞了一块比较圆滑的放上去。”

郭伯雄求神弄鬼以自保

2015年,大陆军事网站《西陆网》3月3日翻出佛教网站刊发的旧闻,指郭伯雄最后现身是2013年4月到少林寺参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及寺院僧众“热情接待”,郭与少林寺方丈“愉快交谈”,云云。

有消息指,郭伯雄与江泽民一样喜欢求“神”弄鬼,特别是害怕落马被清算。

网民潇湘剑客博客长文《徐才厚发迹史及其小夥伴们的勾当》揭露,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军中巨贪谷俊山的后台。而徐、郭的最大靠山则都是江泽民,徐、郭两人最终一步一步发迹当上了江泽民的军中左右手。

文章还披露,谷俊山落马时,徐、郭吃惊不小,害怕被供出,在中共十八大时曾急求教于江泽民。而江则打包票安抚两人“没事”。徐、郭还是不放心,各自使招自救。徐才厚以治为由盘踞301医院不出;郭伯雄则打方术牌,先是回西北老家祖坟请法师做法,被曝光后认为不灵验,恼怒下又改找僧人施法。

早在2014年4月,网上就流传一封署名“总政机关几位知情干部”的“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除揭露郭伯雄的贪腐罪行,也提到郭伯雄在求“神”弄鬼这方面的个人瘾好。

信中说:“(郭伯雄)他经常到庙里烧香拜佛,乞求神灵保佑。这次(2014年4月)回老家,他带了一位风水大师,深更到祖坟上,烧香舞剑,画符念咒,乞求平安,行动搞得非常诡秘。”

信中还提到2013年国防大学一位副校长曾花600万给郭伯雄买了一块上好的翡翠,郭请雕刻大师蔚长海雕了一方大印,然后送白云观放了一天一夜。不知做了什么法术,拿回来全家称呼为“镇龙印”,称保证能将上边“镇住”,确保自己平安。据说这印光手工费就花了近百万。

另据《凤凰周刊》报道,郭伯雄儿媳也很相信风水。与吴芳芳相熟的一位浙江商人透露,吴芳芳前几年专门请了风水师赴陕西礼泉县郭家祖宅坟地等处看风水。吴还请该风水师为郭正钢之父郭伯雄问了旦夕祸福。风水师测字的结果是:“老爷子吉人天相,没事。”

中共十八大以来,已有二百多名省部级(包括军级)高官落马,其中很多都在“搞迷信活动”,较为典型的有李春城、朱明国、刘志军、张越、刘志庚、龚清概、陈弘平等中共省部级高官。

如四川前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曾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元人民币,其中四川商人邓鸿出资约300万元,有出家人和风水师经常出入他的办公室。

江泽民怕遭报应夜抄《地藏经》

据香港《动向杂志》2012年8月号报道,早在2001年2月,江泽民就做出两条政治遗嘱:其一,“绝不允许松懈打击的斗争”;其二,对“六四事件”定性的“党的结论正确性”不容改变。库恩所著《江泽民传》对此有披露。民间研究江泽民史料的学者将库恩披露的这两点称为“江二条”。

据苹果日报报道,北京官场盛传,江泽民退休前,每年大年初一天亮前就会和妻子王冶坪到京郊有1,600多年历史的红螺寺上香,为儿孙祈福。江泽民害怕“”镇压学运的事遭报应,到安徽九向地藏菩萨进香,竟是选择在2004年6月4日,即“六四”事件15周年当日。

2004年6月4日,江泽民冒雨上九华山参拜地藏菩萨,由两名保镳挟着。

而1999年7月江一意孤行选择镇压法轮功后,时常做噩梦,不得不躲在家里抄“地藏经”,还花大钱请喇嘛为其祈求福寿,同时还前往九华山旃坛林寺等地进香祷告。

九华山旃檀林牌匾由江泽民所题,日期写二○○四年六月五日

江泽民与百岁宫住持释慧庆

据香港《开放杂志》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话透露,江泽民自知罪孽深重,深恐难逃地狱的惩罚,赶着在家抄《地藏经》,并到九华山去拜地藏菩萨。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