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郭文贵要反王岐山,更有别人也在这样做!这才是文贵的【含赵量】

2017年05月30日 18:32   评论»

来源:网文,此文不代表本站立场和观点。

不仅是郭文贵要反,还有想要这样做。这才是郭文贵的“含赵量”。在这个意义上,今天他人在美国的“含赵量”,比他当年还要高。他仿佛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再次回到他已经被逐出的圈。以他的化妆术,郭文贵仅仅涉及到而已,而不能视为真相本身,最多只是皮毛。 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开头。郭文贵以一种扭曲的方式,且战且隐,自编自导,撩开了剧场大幕的一角。他的举动肯定会引发某些效果,这效果会引起其他事件及效果,最后形成的局面,应该在任何人的期许之外。从长远来看,更是如此。

郭文贵的意义不在于他说了什么,他其实没有说出什么。他搞的是“引而不发”,真真假假,他说出的肯定没有他掩盖的要多。他到底有多少料,这个也关系不大,但是,他把放在那个位置上,声称从最隐秘的地方走来,掌握许多内幕而试图诉诸于公开的舆论,这种情况从前没有过。也就是说,终于有一个“真身”来指称一切,以他的肉身来担保自己所说的。原来帷幕深深的舞台,突然出现了“机械降神”,天旋地转起来,将后台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呈现在观众面前。原先只能在政治局会议上吵得面红耳赤的局面,或更多是走廊角落里的暗中较劲,一下子变得面向公众开放——至少希望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帷幕收起,面具滑落,不仅是当事人承受到了砸在脚面上的重量,对于公众而言,也是一次学习承受的机会。如何不是仅仅停留在娱乐的层面,而将此放到中 国民主转型进程中来考虑,就是这个问题

权力的神秘性又一次被打破。神秘性是权力的组成部分,尤其是专制权力善于利用的那部分。制造云山雾罩的距离,是权力化妆的需要,权力更加离不开整容。因此,剥除权力的伪装,揭露其伪装术,回到权力的实际运作状态,或者促使回到权力的实际状态,不论参与者动机如何,这其实是在往前走,是实现最终权力开放的必要阶段。权力的本质包含了。对于统治权力竞争之惨烈,古今中外莫不如此,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区别在于是通过战争途径还是和平手段,是公开的权力竞争,还是宫闱秘斗。现代意义上权力分配的之所以站得住脚,来自其合法的公开竞争,来自面向及民众的程度。权力感到需要民众,这才渐渐进入到权力的佳境。

如此来看马建的认罪视频,其意义就超出了仅仅是反击郭文贵,而是体现了权力感到自己需要听众。这位前国安部副部长,一般人们没有听过他说话,不知道他长啥样,属于深深帷幕中看不见的一部分。从视频上看起来,这位前高官依然思路清晰,中气挺足。放在正常的条件下,他是有条件参与公开的权力竞争的。设想这个人不要等到落马坐监才出现在观众面前,而是能够更早站到公众面前发表演讲,说明自己的立场和施政方案,劝说别人相信他所说的,那就解决了。不管是他个人的问题,还是一个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主要问题。然而在目前条件下,他只能做别人的打手、自唾其面以及完全无法保护自己。

包括对于王岐山、对待胡舒立的媒体及她本人,都不要存类似遥远幻想或神秘的看法。这不是说郭文贵说出了他们的真相,戳到了他们的软肋,而是一样需要把他们放到平地上,作为凡人来加以认识,与他们平起平坐。一般人们喜欢投射,将自己不敢去做或者做不成的事情,投射到别人身上去,将他们化、崇高化,其实不必。人不是上帝,会有闪失,都有七情六欲,他们与你我一样,只要不是涉及违法。以纯洁无瑕的英雄或天使,来要求和指责他人,都是旧思维在作祟。一个人或者一个媒体若是自诩天使或英雄,那是一个智力问题,道德感也需要智力来支撑。

回到郭文贵。他貌似提着长矛如入无人之境,但其实他仍然是带着面具的,是化妆的,甚至是浓妆艳抹的。他说什么和不说什么,算计得十分精明。他的主要打击目标是王岐山。王是这个制度的一部分,但是不是最为黑暗的那部分,王本人是否比别人更加黑暗,郭文贵并没有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有一条是肯定的,王岐山反腐,或者因为分工原因,反腐落在了王岐山名下,得罪了许多人是真的,对许多人构成威胁。不仅是郭文贵要反王岐山,还有别人想要这样做。这才是郭文贵的“含赵量”。在这个意义上,今天他人在美国的“含赵量”,比他当年还要高。他仿佛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再次回到他已经被逐出的权力圈。以他的化妆术,郭文贵仅仅涉及到真相而已,而不能视为真相本身,最多只是皮毛。

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开头。郭文贵以一种扭曲的方式,且战且隐,自编自导,撩开了剧场大幕的一角。他的举动肯定会引发某些效果,这效果会引起其他事件及效果,最后形成的局面,应该在任何人的期许之外。从长远来看,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