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2017年07月15日 12:59   评论»

图片: 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市委书记。 (网络视频截图)

2015年3月26日发布

从目前国内政坛风云变幻来看,最吸引人们眼球的一是反腐打老虎,二是平反冤假错案,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高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言论分析,他们显然受到习近平的压力,非常焦急,正在强力推动重审,但遍布各省市自治区基层的法院顶着不办,消极怠工,形成了一道具有中国特色的奇观,其中以薄周苦心经营的“大本营”重庆为甚,目前它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孙政才太窝囊,太面,太书生气,始终打不开“死局”,已引起中南海高层的不满,所以,中共中央3月24日不得不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保证司法”为题,进行第21次集体学习。

新华网的报道说,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公正司法事关人民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事关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坚持司法体制改革的正确政治方向,坚持以提高司法公信力为根本尺度,坚持符合国情和遵循司法规律相结合,坚持问题导向、勇于攻坚克难,坚定信心,凝聚共识,锐意进取,破解难题,坚定不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在我看来,习近平讲的话没有错,中国目前所产生的很多社会问题都是司法不公造成的,难以想象,由一个贪腐枉法的罪犯周永康执掌政法委的大权,长达10多年,会搞什么“社会公平正义”,仿佛是给操控的司法状况“字典”提供注脚似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疯狂地持枪杀人,再次让人们看清了,是什么品行的官员,曾左右着公检法司,整整折腾了10多年,现在,周永康倒了,充斥城乡各个角落的“小周永康”比比皆是,所以,习近平无法摆脱体制的束缚大展拳脚,要实现自己的承诺,相当困难,常年笼罩在云雾里的重庆,更是集体抵制“依法治国”的堡垒。

如果说内蒙古的“呼案”和河北省的“聂案”,都是年代久远的故事,人们已经淡忘,那么,重庆3年前发生的血淋淋的“唱红打黑”运动,制造和虚构的640个“黑社会”,成千上万的良民经历的苦难,却历历在目,恍然如昨,薄周都倒台了,为什么一个不平反呢?为什么平反冤案,找样板,要舍近求远呢?原来,现在平反的案子一般涉及到“一案两凶”的问题,比较容易鉴别,而重庆的情况异常复杂,那些被强力巧妙地包装成“黑老大”的人,找不到凶手“自动复出”的奇迹,因为他们的行为原本就不符合涉黑条款,是被薄王强加的罪名,而且,尤其是,2009年至2012年,重庆公检法司大部分人被薄熙来欺骗和胁逼,跟随他“黑打抢钱”,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物质利益。正由于它是一次集体性,大规模的,塌方式的徇私枉法犯罪,所以,以黄奇帆,张轩,钱锋,余敏等人为代表,形成了一道抵制冤案平反的“万里长城”,而孙政才则成了傻乎乎的看客。

我不太清楚,习近平为什么要请一个不知名的教授去给政治局委员做报告,假如请贺卫方就可能更好一些,不过,也许请吉林省社会科学院黄文艺教授,是意味深长的,他和孙政才都来自吉林,另有隐情,我不知道黄教授在“唱红打黑”的疯狂年代,是否与胡锦星一个德行,但我知道,那时贺卫方可是反薄“刚刚”的,还有一个叫朱明勇的律师也了不起,曾代理樊奇航的冤案,被王立军逼到和尚的庙里去避难,再如湖南的律师杨金柱也很挺“爷们”的,他敢于公开地站在重庆的法院外面,和薄熙来叫号,假如,这几个人被请到政治局走一圈,那你“习大胆”就像反腐一样“任性”了。

官媒的报道说,黄文艺就“司法公正”这个问题进行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认真听取他的讲解,并就有关问题进行讨论。官方未细致披露讨论的细节,只有新华体干巴巴的几句话,真令人失望。要我看,政治局把薄王“黑打”的冤案如何平反的大事讨论好了,就能举一反三,事半功倍。建国以来累积的冤案实在太多了,旧的未去,新的又来,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上访的老百姓经常云集北京,像地火一样从地方烧到北京,与其用信访办消耗人们的精力,不如通过司法凝聚人们的共识:撤消信访办,进行司法改革,全部申诉由法院受理,保证法官独立办案,疑案,难案,大案一律异地重审。

往昔,并非所有的人都在薄王得势之时,看穿了山城的迷雾,当时大多数人都被薄熙来鼓动的與论潮推着走,这些人中包括政治局委员中的大多数,既然习近平曾去重庆评价过“唱红打黑”,就不要回避人们尖锐的指责,给我的感觉是,2010年12月6日,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之后,李克强去了浙江,而习近平去了山城,也许只是集体决策后的一次分工,担任副手的两人都不过是执行命令,也就是说,或者是他被薄熙来的虚假汇报所欺骗,或者他为了胜出不得不曲意顺从,目前,其真实内幕,我们不得而知,我仔细查看习在6日至8日访问重庆的视频,薄陪他时表情愁苦而沮丧,也许他受到了批评和责备,并非像重庆官媒描述的那样,但惯于撒谎的媒体在愚弄老百姓,否则,无法解释,薄王倒台后“唱红打黑”运动终结的原因。

3月24日,官媒报道转述习近平的话说,由于多种因素影响,司法活动中也存在一些司法不公、冤假错案、司法腐败以及金钱案、权力案、人情案等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抓紧解决,就会严重影响全面依法治国进程,严重影响社会公平正义。我认为,他这一看法切中时弊,应当给予肯定,但如何解决呢,他表示,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名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法官、检察官要有审案判案的权力,也要加强对他们的监督制约,把对司法权的法律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等落实到位,保证法官、检察官做到“以至公无私之心,行正大光明之事”,把司法权关进制度的笼子,让公平正义的阳光照进人民心田,让老百姓看到实实在在的改革成效。

这些指示可能要流于空谈,在所有的冤假错案中,我认为,重庆积案就是“牛鼻子”,假如,连重庆的与薄熙来有关的冤案都无力拨乱反正,那么,习的承诺就成了水中之月,何谈“依法治国”目标的实现呢?也许,孙政才手里有一张“王牌”,那就是:你老习也去重庆肯定了薄,你回避重新评价“唱红打黑”的故事,我自然也不想做出头先烂的“橡子”,平反民企“黑老大”的疑案,等,靠,拖,赖,走一步看一步,反正黄奇帆把你老习绑架了,与此同时,占全国企业半壁江山的民企老板却等不及,只有用“脚”投票了,移民潮风气云涌,外逃资金越来越多,中国人像买白菜一样推高了美国,加拿大,的房价,看来,只有抓紧时间解决重庆的冤案,才能挽回人心,稳住经济的阵脚。

实际上,不论形势多么严峻,每一个省市的地方法院都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审判,因为官员的权力太大,法官,检察官都是有家有业,有血有肉的人,他们在经济上,组织上依靠政法委,如果实事求是地按照法律条文审案,不理睬上级官员的瞎指挥,或屈从他们徇私枉法,那么,就将失去一切物质的福利待遇,假如自身再有不廉洁的问题,地方官就会像薄熙来对待张弢和乌小青那样,对其罗织罪名,严厉惩罚,因此,不解决司法体制改革的大问题,上述的指示可能难于落实,重庆“黑打”冤案集中爆发,而且至今不能及时平反,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
官媒的报道说,3月2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一次会上强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检察的核心价值追求,防止冤假错案是检察机关的底线。检察机关要建立健全冤错案件及时发现和纠正机制,对冤错案件决不允许为保面子而拖着、压着、瞒着。各级检察机关既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加大审查把关力度,从一开始就把好事实、证据、程序、法律适用等“关口”,又要畅通在押人员控告申诉渠道,探索建立刑事申诉异地审查制度,健全冤错案件及时发现和纠正机制。对发现可能有错的案件,必须做到发现一起、复查一起,确有错误的坚决纠正,对已经发生的冤假错案,必须首先怀着深深的自责,深刻反省、反思、倒查检察环节的责任。

从这次会议召开之后,中央政治局的举动看,给我总的感觉是,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先是高强和曹建明发力,但收效甚微,连高检和高法都推不动地方挪步,可见阻力相当大,包括重庆在内的地方官大都在打太极拳,“花架子”搞了一箩筐,实案没见几件,追责更是虚无缥缈,于是,习近平急了,组织政治局集体学习“依法治国”,但是,地方官员,类似阿黄那样的人,面对制造的冤假错案,不但没有一点自责,反省和反思,而且千方百计地拖,压,瞒,还在顶风上,怎么办呢?这等于说,在现有的政体下,靠制造冤假错案的人,良心发现一样地去自断其指,绝非易事,这是眼下现实给习近平提供的一个难题。

2015年3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 (来源:RFA,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本人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您发表评论: